|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風暴來襲!美國經濟上演驚魂一幕,特朗普竟高估了中國
點擊:  作者:戎評說策    來源:國科環宇  發布時間:2018-10-17 10:39:22

 

       1010日,黑色星期三降臨,華爾街哀鴻遍野。

 

美國三大股指在這天不約而同地全線暴跌,萬億美金憑空蒸發:

道瓊斯指數暴跌832,跌幅3.15,這是自2月初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標普500出現5連跌,指數跌3.29,是最近23個月以來的最長連跌;

納斯達克指數更是狂跌4.08,這可是自2016624日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11日,黑色星期四繼續上演,道瓊斯指數再次狂泄,下挫545.90,跌幅2.13%;標普500和納斯達克指數也不例外,跌幅分別為2.06%1.28%

華爾街不好過,總統的寶座就不好坐。今年1月初,特朗普還曾拿美股牛市“邀功”,聲稱這是他所創造的經濟“繁榮”。

 

而面對這一場暴跌,特朗普竟然將“鍋”甩了出來,直接飛給美聯儲去背。在2個星期之內,特朗普3次指責鮑威爾的加息政策。

再算上今年鮑威爾剛上任時,就讓道瓊斯指數在28日暴跌1175點,特朗普也算是“新仇舊恨”一齊清算了。

美股出問題,自然是美國經濟出了問題。戎評簡單理一理美國經濟的困局。

加息、股市與泡沫

首先從最直觀的入手,這兩天美國股災最慘烈的版塊,當屬科技股。

 

標準普爾500信息科技指數10日報收于1220.62點,跌幅達到4.8%,創出7年多的單日最大跌幅。

該指數中的65成分股,無一例外全部下跌。尤其是美國的五大科技巨頭,每一家跌幅都超過了4%

Facebook4.13%;蘋果跌4.63%;亞馬遜跌6.15%Netflix8.38%;谷歌母公司Alphabet5.06%

毫無疑問,科技股是這次美國股災的重災區,也是美國金融中最大的泡沫。簡而言之,科技股的所有公司,市值都虛高太多,遠大于實際價值。

為何這么說?

1012日,上海證券總市值約4.02萬億美元,深圳證券總市值約2.41萬億美元,而蘋果呢?大跌之下,總市值仍在1萬億之上。

 

整個A股市場的總市值,只能容得下6個半的蘋果,這合理嗎?12日,中國中車總市值約344.4美元,一個蘋果真的能換300多家中車嗎?

這個答案顯而易見:不能!那么再往深處思考,這個泡沫為何會在此刻被戳破?這就不得不提到美聯儲的加息政策了。

在《美聯儲加息大錘橫指東方,五國央行連夜行動,新的“戰事”已經打響!》一文中,已經提及了美聯儲加息的影響,這里不再贅述。

美聯儲加息就是在抽干市場上流動的美元,不僅是國際市場的,還有美國本土市場的。這些流動的美元,大多掌握在金融巨頭手中。

全世界那么多國家,哪一個不是資本眼中的小羊羔?只要手頭上有流動資金,金融巨頭就會想著做空和抄底。美聯儲不是縮緊嗎?那就從美國股市里抽錢。

 

加息之前,美元升值速度跑不贏通脹,金融巨頭把錢投到股市中,造就了美股的繁榮盛景。

現在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推動美元走高,那么金融巨頭自然會把股市里的錢拿出來。流動資金就是彈藥,美股收益哪有抄底其他國家高?

就在這樣的操作下,美股——尤其是被高估的科技股,一夜之間就接連崩盤了。當然,這也不是主要矛盾,還有一個更加深層問題:特朗普與美聯儲的矛盾。

美國可是從上世紀60就開始了去工業化,在里根時期虛擬經濟已經大行其道,如今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之間更是競爭嚴重。

特朗普的政策都是在為復興實體經濟做努力,而美聯儲則是虛擬經濟的代表。美元供應量和社會財富都是存在上限的,美國的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之爭的本質,就是在瓜分美國的社會財富

 

自里根之后,華爾街金融資本的利益難以動搖,虛擬經濟基本上同實體完全脫鉤。整個華爾街買入賣出的可不是擁有實體的商品,而是數字,是資金流,是資本的狂歡。

不能否認的是,美聯儲加息和特朗普的經濟政策,有一個共同目的,就是讓資金回流美國本土。兩者都會造成一個后果:大量資金不再流入股市

但是他們的最終目標卻不同,前者想向全世界“薅羊毛”,錢流進了金融資本集團的口袋;后者希望錢用于實體經濟,讓產業資本集團獲益。

可以說特朗普沒和美聯儲商量好,貿易戰還沒見成效,加息卻如期而至。就這樣,兩撥人都心懷鬼胎,結果就是股市沒了,出口優勢也沒了。

除此之外,這次美國股災也不是獨立事件,既然美聯儲攪在其中,美國的債務問題肯定也跑不了。

 

104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破3.20%關口,為2011年以來首次;5年期美債收益率也沒跑掉,收益率突破3%3.079%3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跟進,再漲6個基點報3.382%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美國債務本來就已經達到了21.5萬億美元,現在利率還在漲,還債壓力可是越來越大了。

欠賬總是要還錢的,而貿易戰又會讓外國投資者對美國國債疑慮增加。這一進一出,一著不慎就是新一輪信貸危機

更何況美債漲成這樣,說明美元正在加速回流美國本土,全球市場對美元的需求量正在下降。美元可是美國經濟的命根子,這個局勢下全球硬通貨的地位可丟不得。

但是不巧,事情正向美國人最懼怕的那一面走去。個中緣由在《特朗普三管齊下美國敗像初顯,世界最大財富俱樂部示好中國,歐日印俄已作出選擇!》一文中已有解釋,現不再贅述。

 

 去美元化”這個議題的出現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現在,這個議題已經擺在了全球所有銀行分析師和經濟學理論家的辦公桌上。

今年以來,世界債權國紛紛大幅減持美元資產,各國央行已經用實際行動向美元說“不”:

作為第二大債務國的日本,每個月的減持規模接近100美元,對美國國債的總持倉降至201110月以來的最低程度;

而曾經是前十大債務國的俄羅斯,直接狂拋85%的美債,把美元給換成了黃金;

至于第一大債務國中國,已經連續兩個月減持美債,甚至人民幣債券還頗受外資青睞,截至9月末,境外機構在中債登的債券托管量達14422.98元,規模創下歷史之最。

此外,德國、英國、愛爾蘭、瑞士、盧森堡以及美國近鄰加拿大、墨西哥也參與到了拋售美債的行列之中。

全球都在減持美元資產,為的就是推進多極化貨幣秩序的建立。只有儲備貨幣的多元化,才能平抑風險,避免被美元所綁架。

 

根據IMF數據顯示,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份額連續第3個季度增長,歐元英鎊的份額也均有所增長。

而從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公布的數據可以發現,直到20181月,超過1900國際金融機構將人民幣列為支付貨幣之一,德國、法國、西班牙、比利時等歐洲國家也先后宣布要把人民幣納入其外匯儲備庫

再加上許多國家都開始簽署貨幣互換協議,如俄羅斯和土耳其之間,就在進行汽車部件供貨結算時改用本幣。因此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美元“一家獨大”的局面被打破是必然的。

特朗普的貿易戰,美聯儲加息等一系列事件,導致美股、美債、美元都在走下坡路,這說明市場存在極強的聯動性。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就是指的這個局面。

 

對于現在的美國而言,甚至頗有無解的意味。美國股市長期牛市,泡沫之下卻缺乏實體行業托底,完全靠著資金進行推動;實體經濟增長乏力,特朗普的貿易戰進展乏乏。

在股災爆發之前,美國市場其實已有預兆,但鮮有人為之警醒。這次股災爆發背后,一場經濟危機意義上的“完美風暴”正在成形,就等著一根“導火索”了。

如今中期大選已經臨近,救市的方案還沒商量好,但經濟下行的“鍋”決不能背!特朗普心里也有譜,他在股災襲來之前,就已經將“黑鍋”扣在了中國頭上。

蘇聯、俄羅斯與中國

自一戰結束之后,美國就牢牢坐穩了世界的第一把交椅。至于美國的頭號對手,卻是輪流“做莊”。

 

二戰時期是法西斯,冷戰后成到了蘇聯,蘇聯解體后變為了俄羅斯,現在又輪到了中國。這也不難理解,誰綜合國力能排在第二名,誰就是美國的眼中釘

無論是美國今年初發布的《國防戰略報告》,還是在早些時候挑起的貿易戰,都屬于“十一”之前的往事,戎評就不再贅述了。

104日和8日,相繼發生了兩件足以表明美國態度的大事。

首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進行的對華政策長篇演講就擺明了車馬:美國看中國“不爽”已經很久了,特朗普也不準備忍了。

整個演講洋洋灑灑幾千字,內容也不局限在經貿領域之內。軍事、政治、外交甚至宗教文化,能批判的都批評了個遍。

 

彭斯這演講可沒有“超綱”一說,他所代表的,毫無疑問就是特朗普政府對華的真正態度。與其說是一場對華政策的“宣講會”,倒不如認為是新世紀的“鐵幕演說”。

彭斯雖然不是丘吉爾,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也不是富爾頓城的威斯敏斯特學院,但這兩篇演說頗有共通之處:對他國的全面“敵視”

當然,彭斯的演講稿水平顯然沒有丘吉爾高,充斥著對歷史的修正與選擇性無視。自我標榜之余,毫無真憑實據;漏洞百出之余,令人貽笑大方。

他抨擊中國軍艦驅離美國軍艦,仿佛美軍受了欺負一般,卻只口不提這事發生在南沙群島12海里之內

他抱怨中國軍費增長太快,已經超過了亞太地區所有國家的總和,卻忘記了美國剛通過不久的軍費方案,甚至比軍費支出前210的國家加起來都多

他指責中國建立起的“社會信用系統”,聲稱這是在“控制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卻忽略了這套系統在一個多世紀前就在美國普及,每個美國人都擁有一個伴隨終身的社會安全號碼。

 

至于“美國重建中國”這類言語,完全是癔癥之人的夢中之語。世界超級大國的副總統如此胡言亂語,也難怪連美國民眾都不大能接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彭斯演講結束的4天后,美國財政部也跟著來插了一腳。白宮施加壓力給美國財長姆努欽,要求在本月外匯報告中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匯率操縱國”也被稱為“貨幣操縱國”,按照美國在2015年出臺的《貿易促進和貿易執行法》,一般的要滿足三個條件:

一是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至少為200億美元;

二是經常賬戶盈余超過GDP3%

三是頻繁出手干預外匯市場。

但是,中國只滿足了第一條。根據今年公布的數據,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達到3750美元,但是中國的經常賬戶盈余僅在GDP1%左右。至于頻繁出手干預匯率,就更是無稽之談了。

 

可惜,特朗普可不管這些“規矩”,他要的就是給中國戴上“匯率操縱國”這頂帽子。只有這樣,他就能將決策的失敗推脫出去。

在他的帶領下,華盛頓正在向所有美國人塑造一個“全新的中國”。

這個“中國”要比俄羅斯更可惡,正在干預美國選舉,打亂美國經濟,和美國搞軍事對抗。這樣的“中國”擁有堪比“前蘇聯”的實力,是美國的頭號威脅,也是民主與自由的威脅。

不得不說,現在的白宮不是沒了自信,更不是得了集體“被害妄想癥”,只是單純的在“甩鍋”罷了。但是這“鍋”再怎么甩,美國經濟問題也不會得到根治。

 “比爛是經濟危機的良方

不少經濟學家在總結十年前那場經濟危機時,會對美聯儲和各國央行的量化寬松政策一通分析,衡量利弊,最終得出一個結論:量化寬松(QE)是唯一方案

 

事實上縱觀最近的一個世紀,但凡是西方遭遇經濟危機,應對手段都離不開降息印錢。畢竟經濟危機的本質,是市場流動性危機,解決方法就是增強市場上資金流動。

但是QE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息是降了,但總得升回去;錢是印了,欠債也得還。簡單來說,先用債務換繁榮,再用繁榮還債務。

十年前的美國就是這個思路,順便拖了歐洲下水。在《貨幣世界大戰:歐元慘遭美國絞殺,東方神秘大國借勢布局|大棋局之歐洲篇》一文中,已經解釋過歐債危機的成因,這里不再贅述。

美元印多了國內就會引發嚴重通脹,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把錢撒入國際市場。但是國際市場上美元多了,美元也會貶值,甚至會導致地位不穩。

 

為了在印錢的同時讓美元保值,美國人果斷引爆歐債危機,拉著歐洲一起QE。歐洲也沒招,只能跟著美國一起印錢,印得還比美國多。

美歐央行相繼執行QE政策后,時任美國財長的保爾森和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四處游說,干脆拉上全球一起印錢。

再直白些,十年前的QE就是在“比爛”。誰經濟問題大,誰就得多印錢;哪個國家想要多出口,就得印更多的錢。沒人不愛鈔票,更沒人會嫌鈔票太多。

但是這樣的政策是在為未來“埋雷”,就拿美國來說,3QE印了4萬億美元,這錢哪去了?國際市場流通是一方面,美國本土流通也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流入了美國國債市場

美聯儲從2015年至今,已經連續加息8,并基本已經確定今年還要再加1,明年再來32020年加1。這就是在進行貨幣回收,消除QE的隱患。

 

除了加息,美聯儲還想處理最核心的問題:QE后膨脹的美國債務。債務終究是個大問題,除了越來越高的利率和越滾越大的債務賬單,還有下一輪經濟危機的退路。

馬克思的《資本論》已經明確指出,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是不可避免的,這點西方經濟學家們也是心知肚明。既然沒有辦法解決,唯一的方案就是找一個靠譜的退路。

而這個唯一方案,就是最近1個世紀以來,經濟危機反復上演的“雷同劇本”。美聯儲加息也好,縮減債務也罷,是在為下一次危機到來時流出足夠的緩沖空間

 

倘若不加息,下一次經濟危機爆發時怎么降息?

倘若不減債,下一次經濟危機爆發時怎么印錢?

倘若不回收美元,下一次經濟危機爆發時怎么應對通脹?

QE政策只是應對經濟危機的前半步驟,接踵而至的加息與減債工作加起來才能完成一個“輪回”。所謂的經濟危機,就是西方經濟體一次次“埋雷”、“排雷”的過程。

但是“埋雷”埋多了,總會有人去踩爆,這次特朗普就踩在了上面。

這次危機,美國仍在找稻草

十年前美國次貸危機爆發,美股也跟著崩盤,進而引發了全球市場的恐慌與崩潰。危機之下,新興市場、發達經濟體無一幸免。

 

十年后的今天,美股崩盤、美債利率居高不下,也引發了全球金融震蕩。受美股影響,歐洲股市全線跌超1%日經225也不斷下挫。而作為避險資產的黃金,1012日時上漲逾2%

盡管美國財長姆努欽在12日稱美股是“自然回調”,美債收益也會“正常化”,但這名“救火隊員”的“水槍”里,可不一定有“水”。

美國經濟究竟如何,數據是不會說謊的。

6月至8月,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增長明顯,三個月增幅分別為13.9%11.3%18.7%

9月,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升至歷史新高,總計341.3美元。

有趣的是,今年8月份美國ISM制造業指數為61.3,創下20045月以來最高紀錄。而美國整體失業率也在緩步下降,8月份時降到了3.9%

 

這些數據反映出一個矛盾的事實:貿易逆差的擴大,表明美國對進口商品的需求正在擴大;制造業指姆數上升與失業率下降,說明美國制造業正在回暖,供應量在增加

這就不對了,美國市場就那么大,整體貿易量相對恒定。這一邊擴大進口,一邊擴大生產,那么貨哪去了?

沒有任何數據能夠表明,美國的商品出口量有增加,也沒有任何數據能夠表明,美國人的消費需求在急劇提升。這就很有意思了,仿佛美國本土廠商生產的貨,都進了一個“黑箱”。

這美國經濟究竟如何,是否真如姆努欽所言“盡在掌控之中”,還有待觀察。畢竟只有制造業等實體經濟托底時,才能夠有底氣說“穩中向好”。

其實,從特朗普這兩天的動向來看,他仍然在尋找下一根“稻草”。或許這根“稻草”不會救命,但前文戎評就說過,“比爛”才是良方。

 

在白宮眼中,經濟危機不可怕,可怕的是丟掉全球頭把交椅。1011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采訪時稱:“中國人好日子過太久了!”

特朗普的種種言行,白宮出臺的種種政策,都將矛頭指向中國,其目的昭然若揭。

經濟危機不重要,反正10年左右都會來這么一次,但世界霸權丟了,可就再難拿回了。

特朗普不理會美聯儲,不在乎國際道義,更不管全球化,他要的是保住美國人在地球上的絕對影響力

十年前,面對危機,默克爾本有機會可以推著歐元“上位”,但奧巴馬卻用債務拉著歐盟“下水”。十年后,危機再次浮現,特朗普未嘗不想拉著中國“下水”。

不過在特朗普的劇本里,算錯了兩件事。

 

一是中國在面對貿易戰時,強硬態度遠超預期。加拿大和墨西哥,一打就服軟,準備重簽貿易協定;歐洲和日本,也迅速改變態度,開始與美國“和談”。

只有中國,500億時,跟著加碼;2000億時,繼續加注;現在特朗普威脅再加2670億,中國放話決不妥協。

貿易戰沒有贏家,雙方打的都是七傷拳,就看誰更“耐疼”。說白了就是“比慘”,當前局勢美國可是要更“慘”一些。

二是中國金融市場的規模,明顯要低于美國估算。在特朗普眼中,股市就是經濟的準繩。股市要是完蛋了,經濟妥妥跟著崩盤。

但是,這是西方發達經濟體的邏輯,是香港這樣高度金融化后的邏輯。目前的中國經濟,仍然是實體經濟作支撐。A股千股跌停的確有影響,但沒有特朗普想象的那么大。

2008年美股暴跌,讓美國GDP出現負增長;同年中國股災,GDP增速仍在9.65%。拿西方股市去測中國經濟,這樣的思考方式只能感慨“智商感人”。

秋天到了,冬天還會遠嗎?

白宮對外打著貿易戰,對內嫌棄美聯儲,還要收拾“債股雙殺”這個爛攤子,哪來的精力去給經濟穿上“秋褲”保暖?

就特朗普這個態度,等到凜冬將至,怕是無人會去陪著抱團取暖。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北京市趙曉魯律師事務所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1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