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歷史留給美國的時間不多了?前商務部副部長深度分析中美貿易戰
點擊:  作者:安民    來源:清友匯   發布時間:2018-10-17 09:28:39

 

中美博弈進入了一個關鍵時刻,

有一系列關于股市的段子說起:

美股不跌,A股下跌,是國情不同。

美股下跌,A股跟跌,是全球關聯。

越來越多人懷疑中國能否走過這次挑戰,

然而還有一些聲音,

堅定地相信中國的未來!

推薦一篇極有分量和鮮明觀點的訪談,

來看看不同的聲音,

是否能站得住腳!

作者:安民(商務部原副部長)

01關于立場和態度問題

M:好的。我想問的第一個問題是,您那篇文章中的觀點,中美世紀大PK中國會勝出,這個結論的得出,您能在多大程度上能說服您自己?

安:我沒有任何問題呀?我的結論是自自然然得出來的,我自然就信它。

M這么說啊,我看別人的文章,往往要看幾個方面:第一那人的文章是純學術研究呢,還是寫文章之前屁股就在哪一邊坐好了。如果是純學術研究,那就比較有說服力;但如果是寫文章之前屁股就已經坐好了的,說服力相對來說就要差一些。

第二是,我看別人的文章,特別是涉及中國、中國人、中國政府,我要看清楚這些文章是否有某種功利色彩。如果沒有功利色彩,那樣的文章說服力跟純學術研究相比,要差一個層級,但仍然說服力很強;如果有功利色彩,那樣的文章,說服力往往不夠。

第三是,我會看文章內在的邏輯支撐,內在的證據支撐強不強。強,則說服力會好一些,不強,則沒有說服力。

安: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看我文章有多少年了?

M:超過10年了。

:那你是老讀者了。既然你讀我文章超過10年,應該明白我的一貫態度。第一,我是有立場的,立場在先。在中美關系之間,我無條件地站在中國立場上。這是第一點。第二,我的一貫態度是,幫政府就是幫自己,因為我是做中長期投資的,做中長期投資,一般是若干年才有一次出手的機會,而這個機會,往往與政府對市場的認知和判斷有莫大的關系,就是先得有政策底出來,然后才會出市場底;因此我們早一天幫政府把政策底找到,那就能早一天找到市場底,因此我才會有這么個觀點,幫政府就是幫我們自己。第三,這么多年來,我選擇幫政府,從來都不是為了討好誰。政府有御用文人,多我一個人不多,少我一個人不少,因此我不會做那類選擇;還有,我也不會是那種為了求平安臨時低一下頭去討好政府,我不 會采取這個態度,因為我沒那個必要。第四,我的態度是中國立場,我的研究是客觀、理性研究。就是我的立場盡管是中國的,我的出發點盡管是幫政府就是幫我們自己,但是我的研究是客觀的、獨立的,獨立性才是我研究的魂,再強大的力量,不可能改變我的獨立性;客觀的、理性的研究是我文章的立足點,它們之所以能夠像一棵小苗一樣,從小到大,茁壯成長,是因為我的客觀性,我的理性,我文章的內在邏輯。這些能夠保證我的文章不會受到這樣那樣各種風浪的影響,能夠保證它內在的風骨,保證它內在的質量。

我判斷美國會先于中國倒下去,是我自己的結論,而且是這幾天才得出來的結論。

M:為什么會得出這么個結論呢?

:你看我原來的文章,09年的時候,我們談中國后面會是又一個百年盛世,那篇文章應該是中國最早談中華民族能夠復興的文章,它從大周期上證明了中國后面必然是又一個大發展。近幾年我才談其中的現實原因,因為中國面臨工業化、城鎮化,面臨14億人口的現代化,這是中國歷史上幾千年才有的一次大機遇,也是人類歷史上規模宏大的一次國家現代化進程。我的結論的得出,從來都是非常審慎的,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我的觀點在這之間還是有發展的,研究會隨著時間的推進有階段地深入。

02美國為什么要跟中國打金融戰貿易戰?

M:就是您現在的這個研究結論,也是一直在發展,中美博弈的結果,您現在才看得比較清楚,而且您的結論就是,中國一定能夠熬贏美國?

安:是的。我研究美國的金融戰已有20年,包括他們如何搞垮蘇聯,如何讓日本走向失去的20年,包括他們對南美、英國、東南亞和俄羅斯及其他一些國家的金融攻擊,我都有研究。從美國國家利益的角度,不管是誰處在第二的位置上,按照美俄冷戰和對日貿易戰金融戰的打法,只要第二位對他們夠成威脅,美國一定會出手搞你。

M:明白。而且在您看來,美國國家政策的轉向,出手搞中國,是從2009年開始的。

是從重返亞太時開始的,但根埋在了2008年。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為了救美國經濟,美國搞了個G20會議,全球一起放水救美歐經濟。中國于是搞了個4萬億,響應美國號召搞的。09年美國高官像走馬燈一樣來中國,目的就是勸中國不要拋美債,要繼續加大力度購入美債。結果中國同意了。然后2010年,美國逼人民幣升值,然后又重返亞太,包括此后以釣魚島攪黃了中日韓自貿區,以薩德問題攪黃了中韓自貿區,就是美國從那時開始就對中國念緊箍咒了。

M因此,在您看來,特朗普跟中國打貿易戰是很自然的選擇,而且2010年,中國經濟規模剛好超過日本,居世界第二。

安:對。對美國國家利益來說,不論特朗普上臺也好,還是奧朗普上臺也好,只要你中國威脅到美國的地位,那么打擊你是必然。有人說這是意識形態的原因,意即中國不民主,這從蘇聯可以找到印證。的確,蘇聯是馬列主義,中國是馬列主義,難道中國放棄馬列主義,搞民主選舉美國就不搞你了。不是。俄羅斯現在是民主選舉,但美國攻他攻得最緊。日本是民主選舉, 美國當年通過金融戰不照樣重創了日本?也有人說是文化的原因,其實也不是。英國文化與美國同宗同源,可美國當年攻擊英鎊起來,一點也不手軟,一樣是金融攻擊。中國人往往想不通,總覺得我們老講中美友好,總覺得有一天美國會對中國一直友好下去,總覺得美國會對中國非常特殊,呵呵,不會的。

所以,社會制度不是問題,沙特是王室,你聽說美國搞過沙特嗎?意識形態也不是問題,越南是社會主義,跟蘇聯走近時美國發動越戰,跟美國走近,要扼制中國,雙方就打得火熱。民主也好,文化也好,就更不是問題。問題是國家利益。這才是一切判斷的出發點。不明白這個,我們就會成為瞎子。

M所以,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在你看來,是美國利益邏輯的必然選擇。

安:正是。其實在我眼中,中美金融戰2008年就已經開始了,中國2008年開始上美國的當。2010年美國掉轉槍口,那時中國還是希望中美友好,其實那個時候,友好的根基已經不在了。只是因為當年中國的經濟規模不是很大,當年中國GDP6.1萬億美元,美國是14.96萬億美元,中國經濟規模只占美國的40.78%2016,中國GDP11.20萬億美元,美國是18.57萬億美元,中國經濟規模是美國的60.31%,已經到了美國非出手不可的時候了。

2018年美國跟中國打貿易戰,就是必然。這個我前面有判斷,未來三五年,只要美國不能給中國制造出一個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來,美國就不可能扼制住中國,中國的崛起,至少在經濟上就是不可避免的歷史事件。因為人類歷史上14億人口的大國,工業化、城鎮化、現代化的歷史事件,到現在為止,只有中國這一個孤例,中國只要能實現現代化了,必然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國,這是歷史的必然。未來如果印度人口超越中國很多,且能夠實現現代化,未來也會有一天印度的經濟規模會超越中國,不過那是幾十年上百年之后的事情了。

M:所以從大的戰略機遇上來說,歷史給美國留下扼制中國的時間,只有未來3年,多則5年。

安:正是。

03美國扼制中國的歷史機遇為什么是35年?

M:為什么?不僅僅是我,有不少讀者都不明白,為什么是3年而不是10年或8年。

:你應該看到,中國成立了金融委,他們的任務是防止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時間也剛好是3年。為什么是3年,因為美國加息的周期,美國的金融周期,未來3年會連續加息,

2018年加息4次,2019年加息3次,2020年加息12次。這3年時間,是全球貨幣政策大收縮期。歐洲、日本央行最后都會跟隨美聯儲貨幣政策,全球央行貨幣政策都會收緊,全球經濟最后都會大收縮。在此情況下,如果中國經濟不出大問題,如果美國不能給中國制造出一個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你美國還能拿中國有什么辦法嗎?如果在這3年內,我們把時間打寬一點,5年內,你美國都不能扳倒中國,那么到全球央行放水之后,中國就會率先復蘇,那個時候,美國如要想干掉中國,就是萬不可能了。

M:那時美國只會黔驢技窮。

安:正是如此。中國的工業化、城鎮化、現代化是這個世界上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歷史事件,而且迄今為止,世界上也沒有經歷過14億人口現代化的大事件,所以一旦中國能夠邁過眼前這道坎兒,未來的崛起,就會驚天地泣鬼神。中國14億人口,人均1.5萬美元就是21萬億,經濟規模就超過現在的美國,人均2萬美元就是28萬億美元,為現在美國經濟規模的1.5倍。這么巨大的人口數量,導致中國一旦現代化,就是人類歷史上罕有一見的壯舉。這一評價并不過分。

M理論上的確如此,問題是中國能夠實現現代化嗎?

04中國能夠實現現代化嗎?

安:我們如果回頭看中國前40年的歷史,就會知道中國現代化進程是一種必然。小時候我們聽到最多的是工業、農業、國防、科學技術現代化,中國的四化建設差不多是在一張白紙上開始手繪的。我們這代人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親歷者和見證者,我們親歷了中國從吃不飽飯、穿不暖衣到現在一年出國旅游1.4億人次到世界各地到處搶購到處都是中國人的這個大變化,這個時代大潮,它是中國的歷史機遇期,它一旦來到,很難阻止。我們很難想象,只要不是美國,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能夠阻止住這么巨大的歷史潮流。臺風來了,你能阻止嗎?不能;海嘯來了,你能阻止嗎?不能。14億人口現代化的大潮一旦起來了,時機一到,任誰也不可能阻止。這就是歷史的大趨勢。

M:所以美國要打擊的目標正 2025中國制造。

:是的。一旦邁上2025中國制造之路,中國就必然崛起。所以我們看到美國跟中國談判開出的條件,就是放棄在2025中國制造那些領域跟美國競爭。只是,這是美國的空想。我們只要想想,一個國家,特別是像中國這樣獨立的大國,怎么可能因為另一國不讓競爭的要求,就放棄一個民族多少年的夢想呢?只要是中國人,無論是誰,只要他敢放棄這樣的夢想,全中國人民都不會答應。這個是歷史的大勢。中國人喊四個現代化喊了40多年,現在2025中國制造是臨門一腳,球踢到這里了,你要中國放棄臨門一腳,對全體中國人來說,那就是無理要求,中國人會答應嗎?不會的。

05美國金融戰戰略選擇和主攻方向選擇

M:對美國人設定的這個目標,您怎么看?就是您認為美國人所設定的這個目標,在美國的戰略戰術中居一個什么樣的地位?

:這是美國的中期目標,但不是唯一目標。

M這句話怎么理解?

安:美國要完成扼制中國的戰略任務,它只要實現這一中期目標,中國只要答應放棄在2025中國制造領域同美國競爭,他的目的就達到了。但中國不會答應。既然中國不答應,美國就霸王硬上弓,打貿易戰。其實美國打貿易戰,一方面目標瞄準了2025中國制造這個中期目標,所以我們看到,這些領域都是美國要打擊的領域。但另一方面,我們看到美國其實是做的兩手準備,一旦中國不答應,他們打擊的就是中國經濟,通過貿易戰打擊中國經濟。所以,美國打擊中國的目標是兩個,中期是2025中國制造,這是一個戰略目標,還有一個短期目標,就是我前面所說的,打擊中國經濟,未來3年,給中國制造一個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出來。美國只要制造出這樣一個危機,中國崛起的時間,至少可以推遲10年。

M:所以這個問題又回到了您前面所講的3年周期里去了。

安:是的。這是美國的主攻方向,而且是與美國3年金融收縮周期緊密配合的。美國要攻擊中國,其實只有三個方向。第一個,是外匯儲備和匯率。特朗普要重振美國實體經濟,就必然要吸引全球產業資本回流,特別是中國制造中的美國產業資本和全球產業資本回流美國。所以現在我們看到美國各州都在開出很優厚的條件給回美國開工廠的產業資本,跟中國的招商引資差不多,條件很好,包括去年底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減稅法案。當然,也有一些資本在前往美國的路上,但是,貿易戰這么一打,現在資本恰恰在流出美國。什么原因呢?在美國開工廠,一是產品配件往往不能就近找到;二是往往招不到那么多合格的技術工人;三是還不一定能找到那么多合格的管理者。低端產業轉移出美國,從上世紀70年代初就已經開始了,這40多年來的產業轉移,導致美國產業空心化,導致在美國發展實業會有好多大家想象不到的困難。因此我們看到,今年中國加大對外開放,美國各州都在搞類似的招商引資,最后的結果,恰恰是國際資本在流出美國。

M:這方面有數據嗎?

安:有呀。美國今年上半年實際使用外資數據大幅下降。以前年度基本穩定在4500億美元左右,2017年下降到2800億美元,今年上半年只有不到600億美元。

M:這個數據說明,貿易戰不是導致美國吸引外國資本流入,而是導致外國資本在逃離美國?

安:就是如此。當然,這個是一時的結果,也沒有反映美國產業資本回流的程度,不能說明太多的問題。可問題在于美國各大州各種優惠條件都開出來了,還有美國減稅也減了,為什么外資流入并不明顯呢?因為美國國家信譽沒有了。美國已經變成外國資本投資可能有去無回的國家了。

M:為什么?

安:美國現在動不動就制裁其他國家和其他國家的企業,制裁就會就凍結他國企業在美投資和資產,那么作為企業家,人家一定要考慮如果他到美國去投資,如果將來他們的國家和美國有什么矛盾,那他們的資產在美國是否安全。這個問題跟將產品賣到美國去相比,要重要得多。它是根子的問題。美國國家信譽失去了,對國際投資而言,就會帶來這么個根子的問題。我們知道,如果根子朽了,一棵樹是長不好的,最后一定會完蛋。就是這么個道理。

M這是您不看好美國的原因嗎?

安:不是。它不是根本原因。我們談美國跟中國打金融戰,第一項,美國減稅、引資,他們的目的就是吸引外資流出中國。因為美聯儲要縮表,根據美國人的思維方式,他們一統計世界各國的外儲,吸引中國外匯儲備回流美國那是第一選擇。所以他們縮表就一定要瞄準中國外儲回流美國,以澆灌美國到時會干涸的實體經濟。這是美國的第一選擇,第一個手段。

但是我們看到,2017年初開始,中國調整了對外投資政策,中國牢牢地筑起了防外儲大規模流出的大堤。到現在為止,中國外匯儲備在總體上是安全的。同時因為中國政府看到了外儲的重要性,因此未來35年,中國外匯儲備在總體上估計應該是安全的。這導致美國攻擊中國第一大方向的失利。

而且同時,以今年上海推出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為標志,中國在推出另一項戰略政策,那就是中國對外進出口的人民幣結算問題,表明中國從戰略上已經在逐步離開美元,未來中國必然最終拋棄美元結算,而改用人民幣結算。那么隨著人民幣國際結算范圍越來越廣,美元在未來中國的戰略地位必然緩慢下降,我們相信1020年后,中國的外儲屆時可能只要三五千億美元就足夠了。

M:這就是您所說的,美元周期性收縮和周期性放水導致全球發展中國家屢屢中招,屢屢暴發金融危機,而中國將極有可能是唯一一個能夠在美元周期性收縮過程中避免暴發由美元荒引發金融危機的國家,能夠避開的原因,最初是因為外匯儲備雄厚,最終是因為人民幣國際結算?

安:就是這個道理。

M:其內在的原理是什么?為什么中國在這方面可以和其他國家不一樣?

安:美元收縮期引發的金融危機,最終表現就是支付危機。那些暴發危機的國家,因為有太多的美元外債,導致在美元收縮期外國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大量外流,并進一步導致央行外儲急速下降到安全線以下,進而引發以美國為主的國際金融資本的攻擊,從而導致國家進口無法進行美元支付,導致本國貨幣大幅度貶值,導致本國物價連續高速上漲,導致金融危機暴發。這樣的例子,去年、今年連續在不少國家上演,俄羅斯、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委內瑞拉等等,都是如此。

M:他們都是美元支付的危機。

:是的。從源頭上,這些國家出現金融危機,有各種各樣的不同原因,但在本質上最后都表現為國際支付危機。如果我們有大量的外匯儲備,我們的國際支付非常安全,那我們就不會有這方面的危機。這是金融危機表現的一個方面,外儲的戰略價值在防止國家金融危機方面有巨大的作用。中國去年以來對外投資政策的大調整,包括打擊比特幣和地下錢莊,都為我國筑起了防止國際支付危機的安全長城。這道長城至少現在看來是美國政府和國際金融資本難以攻破的。我國在這一塊防守思維的調整,導致中國金融安全提升了幾個級別。而未來隨著人民幣國際結算應用范圍越來越大,從長遠來看,美元在中國的地位必然下降。因為中國進出口到時都不用美元結算了,屆時要那么多的美元,就完全沒那個必要。

M明白了。您前面的文章中也是這么個邏輯,今天當面請教,好多內在的原因就更要清楚得多。而且您說的國際金融資本攻擊的第二個方向,就是房地產。

:是的。2016年以來,中國在房地產領域筑起了牢不可破的長城。如果說國際金融資本要攻擊中國的外匯儲備很難,我個人認為,國際金融資本如果現在想攻擊中國的房地產——只要中國政府不一棍子將房地產打死——則基本沒有那個可能性。

M:您這個判斷依據的是什么?就是房地產庫存嗎?

安:我的依據有三點。第一點,新房庫存。中國供給側改革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去庫存,而去庫存最成功的就是房地產。現在中國的房地產庫存數據不夠5個月銷售,而各地一二線城市新房銷售好多都是日光盤甚至秒光盤,在此情況下,美國如果想攻擊中國新房,沒有那個可能。房子在中國人手中,而且供應有限,需求還不小,怎么進攻?中國房價怕跌30%以上,在此情況下,美國政府也好,國際金融資本也好,除了中國政府,沒有人能把中國的房價打下30%。如此,則中國新房這一塊就是安全的。至于舊房,我個人的判斷,它們主要不在美國人手中。如果舊房主要是在美國人手中,那么中國的房地產是有風險的,但我個人判斷,舊房主要不在外國人手中。這個判斷,我沒有調查,也沒有相關數據支撐,但我是直覺判斷的,而且我的直覺往往還是比較準的。沒有別的,前些年房地產調控,中國對非本地人都有不少購房限制,更別說對外國人投資中國房地產了。這就導致中國的二手房主要不在外國人手中。

除了這兩個方面之外,中國地產企業這些年借了不少美元貸款,隨著美元利率的提高,可能有些企業有還款困難。但是,這些債務總體上風險并不是很大,少數大企業即使出了問題,以中國政府調動資源的能力而言,一般也會有辦法解決。

M:也就是說,房地產方面,小規模的風險也許會有,但大規模的風險現在不會有。

:就是這樣。中國在房地產領域防守了兩年多,現在看來,這兩年多的防守是很成功的,盡管老百姓覺得房價太高,對實體經濟和消費有一些損害,但是從防國際金融風險的角度,這個防守還是非常漂亮的,相信未來也會是成功的。

M:但是有些專家學者還有網上的評價并不是這樣。

安:這個要區分道德評價與經濟理性評價。的確,中國房地產從走上香港地產模式之路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今天的結果,老百姓、社會、實體經濟對房地產整個行業是不滿意的,你應該看過我2010年和2011年有關房地產行業的研究文章,房地產行業的整體利益鏈條對中國社會經濟的掠奪,是導致中國社會陷入現在這種被動狀況的第一原因,但是,如果我們站在怎么給中國經濟尋找未來的角度,我們現在恰恰不能把房地產一棍子打死,因為房地產行業若是完蛋,那么中國的銀行業肯定完蛋,銀行業完蛋,中國經濟就完蛋。在此情況下,我們老站在現在的角度談過去怎樣怎樣不對,就是一種回頭看的、不是直面現實、容易讓中國社會失去經濟理性的思維方式,這種思維方式于中國是毫無益處的。因為我們現在既不可能回到起點重新開始,也不可能把以前的房地產發展歷史推倒重來,我們只能就湯下面,依靠大智大勇,穿越這個沼澤區,從中尋找到中國經濟和社會的未來。那么在此情況下,我們恰恰要給房地產一條活路,給了房地產行業以活路,就是給中國經濟以活路。

M:您的意思是,在現階段,中國房地產不能大跌。

安:就是。超過30%的下跌,中國經濟一定出問題。而且關鍵不在這里,而在于中國沒有什么房地產庫存了,這個時候你要房子大跌,也是不現實的。

M:那么房價會不會大漲呢?

安:不會。中國社會現在很多問題,包括實體經濟的相對衰弱,以及消費增速的下降等不少問題,恰恰與現行的房地產模式高度相關,因為房地產對中國其他行業包括消費存在相當大的擠出效應,在此情況下,房價如果再大漲,中國社會會出大問題的。所以這條路可能于中國經濟而言,是一條死路。

M:但我看到任澤平的有關文章,他在呼吁給房地產松綁。

安:我個人覺得,任澤平是一個很不錯的經濟學家,他在很多方面的研究成果是很準確的,但在對現階段房地產政策松綁問題上,他的觀點還是有問題的。為什么?我想有兩個原因,一是他的屁股問題,他就坐在房地產行業這把椅子上,屁股決定腦袋,他坐在房地產行業的椅子上,為房地產行業說話是很正常的選擇。

二是他有些觀點也很好,比如短期看金融,中期看土地,長期看人口,這些都很重要;但除此之外,中國房地產還有一個根本問題沒有解決,就是香港房地產發展模式以及這種模式對全民財富的掠奪問題,這個根本問題導致房地產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要遭到中國社會的反對,而中國政府所談的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顯然是聽進了人民群眾的呼聲。因此,如果這個問題不能解決好,中國房地產想要有很大的發展,我個人認為不太可能。這個邏輯也同時決定了房價不會有大幅度的上漲空間。

M:那么您認為什么情況下中國房地產會被政府拿來用一用呢?

安:只有當其他所有手段全都失效,對中國經濟沒有什么刺激作用,政府不得不動用房地產手段的時候。但我個人認為,以后很長一段時間,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M:明白了。按照您的思路,美國攻擊中國的第三個方面,應該就是中國的債務問題是吧?

安:對。其實中國應對美國金融攻擊,最為重要的問題,就是處理好中國的企業債務問題。我個人認為,中國只要未來35年不出現債務危機,那么中國就能夠很好地應對美國的金融攻擊和經濟攻擊了,這也同時意味著中國在中美金融戰經濟戰貿易戰中勝出。這是我所談的中國勝出的第一種情況。

M:請問您為什么有這樣的判斷?

安:這個很清楚,中國經濟最大的弱點,現在并不在房地產,也不在匯率問題上,而在債務問題上。

M:你前面的文章講得很清楚,中國有191萬億的非金融企業債,還有108萬億的理財資金,而這些理財資金最后基本上都是企業的債務,總共299萬億的債務,這是中國經濟的定時炸彈。

安:就是。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數據,我們計算出中國企業的有息負債是191萬億,加上理財資金,總計是299萬億近300萬億。這個債務,在現行的社會融資利率水準下,每年需要21萬億以上的錢來付利息,而中國經濟每年的增量只有區區三四萬億,那么此時銀行和理財資金要么能夠不斷地借新還舊,這需要加大貨幣的供應量,因為僅僅貸款展期,每年債務規模就會擴大1718萬億,可現在是貨幣政策收縮期,完全展期的做法不符合中國金融政策收縮的大背景;要么中國貨幣政策跟隨世界各國貨幣政策收縮,導致一些企業資金鏈斷裂,出現債務違約。這是今年中國屢屢出現P2P跑路、問題被引爆,以及諸多企業債務違約的根本原因。這個大背景導致中國企業債務問題處于高發期,未來3年一定是高發期。而且,中國如果處理不好這個問題,一定暴發經濟危機,如果處理好了這個問題,那么中國就能安全渡過這幾年,并且在美聯儲貨幣政策下一個放松階段,中國經濟會率先走向復蘇。

M:我有個問題想不明白,為什么會暴發債務危機?

安:錢借多了呀,最后沒錢還呀?

M:您能不能講得更好理解點呢?

安:這個很簡單。

假如說你和你老婆稅后月收入一共3萬,這樣的話,你們如果沒有債務,就可以過很從容的生活,可以經常下館子,經常去旅游,甚至出國,可以當有錢人買買買。但如果有很多債務,就不一樣了。假如說你們這個時候買了一套房子,假如首付你們也交了。你們一年收入36萬,平均每月花1萬,則你們一年能夠承擔的利息最多24萬。如果買100200萬的房子,你們完全沒有問題,假設你們心大,在一線城市買了一套1000萬的房子,貸款700萬,利率比方按5%算,則每年要還35萬,這個時候你們的錢就不夠還貸款了,每年差11萬。于是你們可以選擇節衣縮食,比如每月只花5000,則可以省出6萬來,但還差5萬。此時再省,也省不出錢來了。如果沒有另外的收入來源,也沒有加薪,那么你的問題就出來了,銀行會每月催你還款,你們會像很多大眾那樣,利用信用卡的無息還款周期拆東墻補西墻,盡最大可能應付過去。

但如果此時你老婆失業,家里少了每年12萬的收入,那么你們的問題就徹底暴發。因為此時就算不吃不喝,家庭收入不抵房貸利息,此時要么想辦法弄到錢還銀行利息,要么斷供。對企業來說,此時的選擇就是債務違約。對國家來說,債務違約的企業越多,越容易暴發危機。因為債務大面積違約就一定會把銀行拖下水。

M:供給側改革中,不是有去杠桿的內容嗎?既然知道會容易暴發債務危機,為什么還要堅定地去杠桿呢?

安:一個國家的貨幣政策,一定松松緊緊,上上下下,來來回回波動。原因就是要給自己弄出更大的騰挪空間來。這就像房子,一個小房子里有好幾個柜子,空間小,但是房主人又對房間布置不滿意,想換個感受,于是他會每隔一段時間把柜子挪挪位。這是生活中的騰挪。那么貨幣政策的騰挪空間是什么呢?就是兩點,利率和央行債務規模。利率是資金的價格,央行債務規模屬于貨幣總量(數量)方面的內容,去杠桿是既定國策,因為我國企業銀行借款量太大了,必須去一去,一般情況下,去杠桿最簡單的辦法是加息,利率高了,企業就會減少貸款,但中國國企是貸款的主體,他們恰恰對價格不敏感,資金再貴,他們也敢借,銀行一般也敢貸,于是加息對去杠桿的作用不會明顯。少發貨幣也是一個辦法,我們可以看近年的M2增速,也可以看貸款月增速——它從13.2%下降到10.2%,表明央行貨幣是發少了,貨幣政策總體上在收縮。而且,這個收縮是為了將來放的時候有空間,如果我們現在發行天量的貨幣,利率也只有2%3%,那么到美聯儲3年后降息時,我們的利率不可能再降了,貨幣也不可能天量再天量了,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那時我們就把自己的貨幣政策給廢掉了,等于自廢武功。沒有哪個央行會這樣出政策,誰這樣出政策,誰完蛋。這就是貨幣政策要為自己弄出足夠的騰挪空間。

M:現在中國利率是不是失去騰挪空間了?按您的邏輯,它涉及到外儲是吧?

安:應該說,就央行利率來說,向上加息的空間不大。在利率市場化之前,是不存在這個問題的,因為央行的貸款利率就是市場最終的貸款利率。現在則不然。央行的貸款利率是

央行的貸款利率,市場有自己的利率。現在央行一年期貸款利率是4.35,但市場真實的貸款利率在7個百分點以上。這個才是真實的貸款利率。

M:正是這個真實的貸款利率導致央行沒有加息空間是嗎?

安:是的。現在按7%的年貸款利率計算,300萬億貸款一年需要付息21萬億,而GDP增量一年才三四萬億,差額太大。如果此時央行跟隨美元加息,就進一步提高中國的真實貸款利率,每推高一個百分點,一年全國企業需要多付出3萬億的貸款成本,企業還債的壓力越來越大。因此,這導致中國沒有多大的加息空間。

M:那是不是意味著中國央行失去了跟隨美元加息的主動性了,利率不加,容易導致外資流失是吧?

安:這里有兩個問題,一是中國央行加息在先。從啟動利率市場化開始,中國的銀行利率就抬升兩三個百分點了,等于加息1012次。但這個加息主要是以貸款為主,大額存款也有加息。二是外國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會不會因為央行不加息而流走。如果人民幣長期大幅度貶值的話,金融資本一定會流失,但產業資本則不一定。這個存在某種不確定性。但鑒于中國央行利率變動在先,且一些企業的大額資金存款利率其實早就調高了,因此,未來中國央行跟隨美聯儲加息的可能性應該并不是很大,原因就在于對中國來說,不能主動提高利率,主動擴大GDP和年貸款付息的差額。因為越是擴大就對中國經濟中長期越是不利。

M:明白了,越是擴大,企業欠銀行的錢越多,越還不起。那中國怎么去杠桿呢?比如今年P2P跑路,還有降準,這杠桿不好去。因此,央行是不是還有可能放水呢?

安:從中期三年的角度來講,中國貨幣政策不可能寬松,而是偏緊的,主要原因就是要防外匯儲備流出,防匯率大跌,還有就是央行的貨幣政策必須為后來寬松預留出足夠的空間。這兩點決定了未來三年不會有寬松的貨幣政策。但是,貨幣政策收緊,不等于一味收緊,因為一味收緊一樣會出問題。這就像我們減肥,東西可少吃,但不吃會死人。

M:所以我們有時會看到貨幣政策的假寬松。

安:就是,當央行有時收得太緊時,市場受不了,或引發了一些小規模的危機時,我們就會看到央行會稍稍放一下手。就跟釣魚一樣,有時線收得太緊了,魚就會掙扎,為了防止魚線給弄斷,或魚給逃脫了,就要放一放線。

M:按理說,去杠桿應該是去數量的問題,減少貸款就可以了。為什么最后會牽扯出價格呢?這其間是什么關系?

安: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互聯系的,條條大路通羅馬。其實簡單地說,貸款游戲要能進行下去,只要GDP增量跟貸款利息之間實現平衡就可以了。我們可以算個賬,如果要貸款利息和GDP增量平衡,在現有利率下,中國全部企業能夠貸款的量很有限。去年82.7萬億的GDP,5%的增長率計算,一年是4.135萬億增量;如果按7%的貸款利率算,那么全國企業最多能貸款59.07萬億,這意味著去杠桿必須去掉240萬億貸款——包括理財資金。即要去掉80%的有息負債。如果真的這樣去杠桿,多數企業都得死,而且中國經濟就得完蛋。所以,純粹數量型的去杠桿,此路不通。

M:明白了,所以就會涉及到價格。

安:就是。其實去桿杠最好的辦法不是去數量,而是去價格。因此,我們才說中國經濟現在需要的是寬松的貨幣政策,當然不是那種放水的貨幣政策,而是降息的貨幣政策。但是,現在不行,因為美國的貨幣政策周期跟中國剛好相左,因此,央行現在不可能大規模去數量,即不可能大規模縮表,但是未來一旦時機成熟了,一定是全力解決社會融資成本,卻是要解決資金價格的問題,降貸款利率,而且有可能不校

M:而你覺得中國現在不會跟隨美國加息,就是因為中國提前加息了,早已經解決價格問題了是吧。

安:是的。

M:問題是中國不加息,外資不會跑嗎?

安:這個得看中國投資的利潤率了,前期的文章中,我們多次在談這個問題,談中國企業的利潤問題。

所以,中國的債務問題才是美國的主攻方向。當然,他們在思路選擇上,并不是直接攻擊債務,而是曲線攻擊,復合攻擊。債務問題通過縮表和加息,誘使中國貨幣政策出錯,但更重要的是通過攻擊企業利潤形成來打擊中國經濟。這個我們后面會談到。

現在,我們先談另一個問題,即中國債務問題先暴發還是美股先倒塌。這是我這次要談的核心問題。

06中國債務問題先暴發還是美股先崩潰?

M:為什么美國不是債務出問題,而是股指出問題呢?

安:三個原因:一是美國企業在08年后,普遍完成了去杠桿;08年美國的危機就是債務危機,是居民債務引發次級債再引發企業債券投資風險的,之后企業去杠桿工作一直完成得比較好,而中國企業去杠桿工作正在進行中;

二是美國目前的債務主要是國債,規模大致是二十三、四萬億美元,盡管數量的確很龐大,但是美國國債的全球信譽還是不錯的,它們很難引發債務違約,也肯定可以做到發新債還舊債;

三是美國經濟的組織形式跟中國差別比較大,股市處于美國經濟的核心環節,企業效益是關鍵。

美國的養老基金等很多基金都在股市里,股市一漲,消費就旺,股市一旦進入熊市,只要有個一兩年的下跌,美國經濟鐵定不行。還有就是,即使美國經濟發展不錯,但納指29.0367%的指數型增長,美國企業的利潤增長速度鐵定跟不上。中國則不然,股市從來不是中國經濟的中心。中國經濟目前的核心風險是企業債務問題,而政府更關注的是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和中小企業。

M:也就是你前面的觀點,美國如果要攻擊中國經濟,在房地產、外匯儲備和匯率難以奏效后,鐵定選擇債務問題發動連環攻擊。

安:正是。根據美國總統高級顧問所講的那番話,我們判斷出美國攻擊中國的主攻方向是債務,而債務問題的背后是中國企業利潤形成,美國跟中國打貿易戰,他們的核心思路就是上游控制資源價格,導致中國輸入性通脹,抬高企業成本,下游控制中國企業成本向國際轉移,也就是給中國輸美產品加關稅,導致中國企業向下游轉移成本渠道不通暢,最終打擊中國企業的利潤形成。企業利潤成為美國進攻的突破口。企業沒有利潤了,那么企業投資也就沒有了,工人工資上漲也就不存在了。工人工資上漲不存在,那么中國啟動消費升級戰略也就不可能完成任務。更為關鍵的是,企業沒有利潤,難以還本付息,極容易導致債務危機暴發——還不起利息的企業一多,債務危機就會暴發。

M:那您為什么很堅定地把票投給美股呢?

安:美國打擊中國出口,打擊中國企業利潤形成,打擊中國債務問題,盡管一定會有效果。但有兩個方面美國并沒有看清楚:第一,中國政府調動資源能力是美國政府想象不到的,這意味著即使有危險,中國政府可以以自己調動資源的能力抻下去,跟美國耗下去。第二,美國股市的危機,時間更為緊迫。我們前面說了13個月左右見頂,當然在頂部可能會盤整一段時間,最終離大熊市,離美股崩潰可能只有兩三年時間,甚至還要短;但是,中國債務問題扛兩三年是沒有問題的,而美股扛兩三年,應該扛不住。

M:您判斷美股扛不住,除了定量分析的原因外,有沒有找到經濟方面的原因?

安:可以找到經濟方面的原因呀。比如這次貿易戰,除了中國企業受傷外,美國企業一樣會大面積受傷。美國最終要對輸美國50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美國計算的口徑)征25%的稅,相當于加價1250億美元,如果美國找不到進口替代,如果中國企業不愿意加價,那么最終它們得美國企業自己承受。就算承受800億美元,按照美國股指現在30倍的市盈率計算,相當于2.4萬億的市值。這相當于減少少美股2.4萬億美元市值,因為減少的是企業的利潤。前面美股上漲,與特朗普減稅有莫大的關系,但那邊剛減了所得稅,這邊就加稅,這一定會影響到美國企業的投資價值。我們知道,全球凈利潤超過100億美元的企業并不多,這個加稅,相當于8100億美元凈利潤的企業股票價格歸零,影響即使不大,也不會太小。

M:中國政府現在正在給企業降成本費用,在您看來這正是給企業輸血續命。

安:是的。給企業降成本費用和減稅降負,是現在中國應對中美貿易戰最正確的做法;而9月份中國最大的變化,就是中央政府要給企業降成本費用,要減稅,做相關減稅的測算。這表明了兩點:第一點就是,中國政府正確地看清楚了美國的主攻方向、突破口的選擇,以及美國在主攻中的手法變化,即他們得怎么跟中國打貿易戰,現階段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企業利潤;第二點就是,在中國未來三五年及消費升級中,企業利潤將居于最核心的地位?

M:為什么這么說?

07消費升級的大前提是企業利潤率提高

安:因為這是美國攻擊的核心目標,突破口。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中國投資、消費、消費升級等一系列問題,都以企業利潤為基礎,這個基礎不牢靠,投資只可能下降,企業的技術升級也只能原地踏步;消費只可能降維,消費升級就不可能實現;相應地,中國傳統制造業向2025中國制造轉型也會變得相對緩慢。因為這個轉型的基礎就是要有相當雄厚的經濟實力,即總體上企業比較有錢才行。

M:這一切的核心是企業利潤,您的這個判斷太對了。按照您這樣判斷,您是否會覺得中國政府在處理企業、百姓、政府收入中,開始偏向于降低政府收入,提高企業留成和職工收入轉向呢?

安:至于是否完全向這個方面轉向,現在還不清楚,但至少未來三年內,中國企業在稅費方面的負擔會有減輕,讓更多企業活下來會成為中央政府決策的出發點,這個是一個很大的變化。

M:那么中央政府減稅費的基礎怎么樣?會不會減著減著,政府錢不夠了,于是政策再度轉向,會不會出現這么個情況。

安:中央政府減稅降費的基礎是不錯的。主要原因是,中國政府的財政收入、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保收入等方面,中國的基礎實力還是很雄厚的。還有,不清楚中國是否還有預算外收入,這方面的數據到2010年以后沒有公布,另外每年還有4000多億的彩票收入,即使不算后兩項,前四項收入之和,都是高于美國政府的。因此中央政府降稅費的基礎是很不錯的。

我個人認為,現在我們不看別的,關鍵看中國政府對中美貿易戰是怎么認識的。我從近期中央政府公布降企業成本、降費用、降低稅費,還有社保不增加企業負擔等表態來看,中央政府已經認清了美國在這輪金融戰、經濟戰、貿易戰中的手法,他們短期和中期的主攻方向、突破口選擇,美國政府的目的和手段,以及美國政府引爆中國債務危機的企圖,他們攻擊中國企業成本、成本轉嫁能力和利潤形成的手段等等,從這些來看,中央政府是很清醒的。中央政府近期的應對手法,非常具有針對性。這表明中央政府在應對美國金融攻擊、經濟攻擊,應對貿易戰方面思路非常清楚,應對很好。我投票給美國股市,認為美股會先于中國債務問題倒下去,就是很看好近期中國政府的應對思路。這是我要講的第一點。

第二點,我更寄希望于中國深入的機構改革。今年是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改革,往往都是形勢不好給倒 逼出來的。現在中美貿易戰,政府、還有社會的某些方面,都在希望給企業加稅、加社保等等,提高政府對整個社會資源的掌控能力,我個人對這個思路是持否定態度的。不是不要增加政府對社會資源的掌控,而是要在政府、企業和民眾之間尋求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平衡。這種平衡如果不能找到的話,對中國經濟短期、中長期都是有傷害的,它是不利于中華民族發展的。在增加企業負擔方面沒有出路的前提下,政府最終會走向自身的改革,走向事業單位改革,行政改革,從而從總體上降低中國企業宏觀稅負的負擔,這個才是應對美國挑戰的最為有效的路徑。

M:這些年來,您一直在談降稅減費,談過許多次了。請問您為什么要談?不擔心有些力量會反對嗎?

安:我覺得這個問題于中國社會非常重要,可持續的稅費政策,中國現在正處于消費升級的初級階段,剛開始不太久,消費升級的大前提不是政府有很多錢,而老百姓沒錢消費,如果這條路能夠走通的話,就不叫消費升級,而叫做政府消費升級。消費升級一定是政府有錢,但不是太多,而老百姓有錢且愿意消費;而老百姓有錢的大前提是什么?是企業有利潤。如果企業沒有利潤,老百姓手中就不會有錢,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沒有哪家企業能夠不掙錢然后把錢都發給企業員工,甚至虧損了還給員工加工資,如果有這種企業,它一定不可能長久經營下去。企業掙錢多了,自然愿意隨著社會發展給員工加工資,這是一個基本的道理。如果我們一方面想要消費升級,一方面想要企業沒有多少利潤而老百姓手中錢很多,那一定是空想。所以可持續的稅費政策對中國的重要性,在中國向發達國家轉型的過程中,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一定要多多強調這一政策平衡的重要性,沒有這個平衡,就很難有中國發達的未來。

而根據我個人的研究,中國企業的稅負在38%左右,即國家每年的財政收入、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保收入這4塊占全國GDP的比例,2017年達到37.69%,我說了,我們不清楚政府是否還有預算外收入,因此這個不算;還有一項是4000多億的彩票銷售收入,加上這個,就達到38.21%。這個比例不低。另外還有一個數據很能說明問題,即這些的增量占GDP增量的比例,2017年四項收入增量占比已經達到54.30%,這也是一個非常高的數據。為什么這么講呢?吃財政飯的人大致在6000萬到7000萬之間,他們占總人口比例大約在5%,如果考慮領取養老金人數15598萬,總計為2.16億到2.26億之間,占總人口比例為15.4%16.14%;但這么個比例的人口,卻消耗掉了當年54.30%GDP增量,然后剩下的84.6%83.86%的人口,卻只能消耗45.70%GDP增量,然后我們在這么個數據結構的基礎上要求社會消費升級,這在我看來,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想法好,做法蠢,最后就是緣木求魚,不可能的結果。怎么可能升級,那么巨大的人口沒有增量來源,怎么升級?

所以我不擔心有反對力量,因為我說到根子上了。任何思維都有它合理的地方和不合理的地方,一個思路要對,當我們順著那個思路推導下去,一定不能推導出個荒唐的結果;如果推導出個荒唐的結果,那么那個思路一定有問題。百分之十五六的人占有全國每年GDP54.3%的增量,其他百分之八十四五的人只能占有45.7%的增量,在此情況下還要求消費升級,這還不荒唐嗎?

M:那您認為多大的比例才合適呢?

安:我個人認為,吃財政飯的人每年占GDP增量的比例,不宜超過30%,最好跟他們自身的人口規模占比差不多。超過30%就很難說合理,因為我們追求的目標是消費升級,是中國要朝向富裕社會轉型,既然如此,那么錢一定要在老百姓手中。在現有的財富分配格局中,存量是既成事實,我們可以不做太多的要求,但增量這一塊,吃財政飯的人所占有的比例應該低于30%,把70%以上的增量實惠留給全社會,以此來實現消費升級,才有一個比較好的結果。否則,中國社會未來的發展速度,一定不快。政府占有的比例越大,社會的發展速度一定會越慢。這個道理很簡單。老百姓手中越有錢,才越敢消費。就是這個道理。

08中美貿易戰的節奏

M:自然。還有,您能對中美金融戰貿易戰做個簡單的節奏判斷嗎?

安:總體上,它就是攻與防。現在是美國進攻,中國防守。一旦中國給企業降低成本費用,降稅負開始顯現出效果后,就會進入戰略平衡,就是戰略相持階段。戰略相持結束后,就會是中國的戰略反攻階段。

這些階段有一些判斷的標志性事件:

美國戰略進攻階段,是美國攻,中國防。現階段就是這么個階段。這個階段,中國防守主要是三個方向,房地產,外儲,再就是債務,而其最高階段是企業的成本費用利潤等。

這個階段結束之后,就進入相持階段。估計從明年上半年,中國降成本費用、降稅的效果開始有所顯現,那個時候就會進入相持階段。我們預計這個階段不會有多久,可能在一兩年時間,但很難長過兩年。

相持階段結束于美股暴跌,美國暴發股市危機,導致相持階段結束。危機之前,中國經濟相對平穩;

至于美股暴發危機期間,中國是否可能反剪羊毛,我們不清楚。反正我們可以清理出這個思路,但是中國是否會采取這方面的行動,我們不清楚。但那個時候,即給了中國反擊的機會。

M:原因是什么呢?

安:原因在于美股漲多了,它跌是必然;而且美股第二條上升趨勢線,現在指數離這條線并不遠,如果13個月后它還離得不遠的話,向下突破這條支撐線很容易,并不難。而相反地,一旦美股加速遠離那條趨勢線的話,那也就是沖頂;所以,以現在的速度不加速,或者加速遠離,都會導致美股在消耗完上漲周期后見頂;那個時候,中國如果發動反擊,并不困難。我們只要想辦法打擊一下美國企業的利潤就可以了,這個有不少解決問題的辦法。

美股崩潰后,美國會組織G20大會,要求全球放水,中國那個時候可以趁機大規模降息,從總體上轉向低利率社會,而放水規模不宜太大,可以稍稍放一點兒,目的就是控制債務規模。在這個問題上,降杠桿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大規模降低債務規模,而是大規模降息,且把低利率多維持幾年,到那個時候,中國債務問題,去杠桿問題就會總體解決得不錯。

之后是中國經濟復蘇期,同時中國社會向2025中國制造轉型,向消費社會轉型,然后美國經濟亦開始復蘇。

在復蘇之后,美國會再度選擇跟中國打貿易戰,不過那個時候,中國已經不懼怕美國了,而且中國在高科技領域,在不少美國卡中國脖子的領域發展得已經很不錯 了。

最后就是,隨著這些年中國去美元,全球很多國家會步中國后塵去美元,如此,則到2025年以后,美元在中國會被邊緣化。屆時的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很可能不用那么多,每年只要1萬億甚至5000億美元就足夠了。而人民幣則在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成為結算貨幣,暢通無阻。人民幣的發行,屆時也許會以農產品、資源等為錨。當然,也不排除像美國那樣,以國債為錨。

總之,經過這一年中美的你來我往,相互博弈,我們越來越看清楚雙方的博弈手法,以及中國在將來勝出的可能性越來越大。現在我們很清楚地看到中國勝利在望。因此,這個國慶節,我們以這次對話作為送給中華民族的禮物,祝愿中國繁榮昌盛,中國經濟在不遠的將來能夠在中美競賽中勝出,祝福祖國的明天無比光明,全國百姓永遠安康!

M:祝愿祖國一日千里,前途無限。謝謝您能回答我這么些問題,非常感謝!

安:不客氣。祝各位朋友節日愉快!

THE END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北京市趙曉魯律師事務所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1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