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社會調查 > 事件揭秘 > 閱讀信息
扼腕嘆息:自主研發的勇氣是如何丟失的
點擊:  作者:夏斐君    來源: 政經深讀  發布時間:2018-10-08 09:08:50

  

方向錯了,越往前,越失敗,對于個人如此,對于一個國家亦然。

 

改革開放初期,高層的一個指導思想和發展思路,遺患至今。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在這樣一個特殊的年份,我們在貿易戰中的被動,以及中興等企業被技術封鎖時的一籌莫展,或多或少都是40年前那個發展思路種下的果實。

 

1.webp (12).jpg 

 

19785月,國務院副總理谷牧率代表團考察西歐,西方國家經濟之發達、技術之先進,一下子就把谷牧給“鎮住”了。

 

回國后,谷牧寫了一個很長的報告:《關于訪問歐洲五國的情況報告》。報告提出了一個當時被稱為“石破天驚”的結論:“我們現在達到的經濟技術水平,同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比較,差距還很大,大體上落后二十年,人均的話,差距就更大。”

 

谷牧“落后二十年”的結論,一下子把中央領導給“鎮住”了。考察報告提交不久,鄧小平提議召開政治 局會議。630日,政治 局會議專門聽取了谷牧訪問歐洲五國情況匯報,會議從下午3點一直開到晚上11點。

 

緊接著,7月上旬,國務院召開了有關部委負責同志參加的關于加速現代化建設的務虛會。務虛會從76日開始一直開到99日,長達兩個多月,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前,中央決策層唯一一次用如此長的時間集中地、大規模地深入研究改革開放的會議,對改革開放決策的形成產生了重要影響。

 

據谷牧回憶,鄧小平和高層就此堅定了對外開放的決心。與此同時,“引進國外先進技術”成為政策的高頻詞,“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等提了幾十年的口號悄然不見。自此,高層對西方產生了一種“迷信”,一下子拜倒在西方發達國家面前,以至于后來有人稱鄧為“買辦”。

 

政治上的轉向使中國的技術政策在1980年代發生了一個根本性的變化:“自力更生”被當作落后的東西被拋棄,完全依靠“引進”來實現技術進步被當成“改革開放”的必然。有三個例子可以生動地反映這種變化。

 

“就這樣定了,說我賣國主義就賣國主義吧”

 

根據新華 社資深記者李安定2013年寫的一篇文章,1984811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召開會議,聽取一汽的匯報,把中國汽車工業公司的領導人饒斌和李剛(兩人都擔任過一汽的領導人)叫去旁聽。

 

在那次會議上發生了一個意外:生產了25年的紅旗轎車被勒令停產。李安定以記錄饒斌口述回憶的形式描述了當時的場景:會上談到了紅旗轎車時,國務院領導當面對饒斌說:“紅旗油耗大、速度慢、不可靠,就停了吧。”

 

饒斌當場進行了爭辯,說車子大、自身重,當然耗油就高些,但是并不比國外同類車多。

 

領導說:“你別打腫臉充胖子了,你給我停產就完了。”

 

饒斌問,以后這個事怎么辦?領導回答:“以后就進口吧。”

 

1.webp (13).jpg 

 

于是,紅旗就這么當面給槍斃了,后來上海牌也在組裝桑塔納的過程中被拋棄,中國轎車工業走上一條自己不開發而是組裝外國產品的道路。被“槍斃”的還有運10——中國開發出來的第一個起飛重量超過100噸的大型飛機。

 

10項目由毛澤東提議和周恩來批準,于1970年啟動。經過10年的開發,運101980926日在上海試飛成功。至19852月,運10累計試飛130架次,170飛行小時,七次從成都飛到拉薩。但運10剛剛試飛成功,中國開始與美國麥道公司商談合資組裝麥道飛機的計劃。1981211日三機部以三飛(1981179號文向中央財經小組上報《關于運十飛機進展情況和下一步安排的請示》,提出替代運10的方案是引進美制DC9-80飛機,但因民航總局不要DC9-80而未能立項。以后又由上飛從1985年開始執行與美國麥道公司合作組裝25架麥道82飛機的項目。

 

19846月,上海飛機研究所的219位科技人員“聯合上書”,呼吁不要去組裝麥道飛機,提議在運10的基礎上發展一個新的干線機型。國務院總理在來信上批示:“此事不再議”。19852月,因申請3000萬元燃油費未獲批,運10停飛,事實上下馬。

 

1.webp (14).jpg

圖為運10

 

政策的轉向在“槍斃”紅旗和運10之前就已經開始。根據張勝的披露,198110月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當時主管國防工業的副總理張愛萍與總理發生了一場“劍拔弩張”的爭論。在會上,張愛萍提出不能因為引進法國核電站(功率90萬千瓦)就拋棄秦山核電站(中國自己設計的第一個核電站,功率30萬千瓦)。盡管張愛萍并沒有反對引進,而且從戰略上和核工業“軍轉民”上陳述了建設秦山的意義,但趙顯然不以為然。

 

最后趙不耐煩地說:“就這樣決定了。說我賣國主義就賣國主義吧!”

 

張愛萍說:“總理,如果你是這樣理解的話,那我從此就再不說話了!”

 

會議不歡而散。

 

由于來自黨內領導層的壓力,秦山核電站最終被批準上馬(19836月破土動工,199112月并網發電,是中國建成的第一個核電站)。不過,由于這個項目獲批是以“30萬千瓦的核電站就此一個,下不為例”為條件的,所以它并不構成“路線”,后來20年的中國核電發展還是走上以購買外國核電站為主的道路。

 

槍斃或拋棄這些項目的邏輯是什么?直接說出來的原因是它們在技術上落后,如紅旗耗油、不可靠,運10超重,秦山核電站功率太小,等等。但是,在拋棄紅旗后,中國汽車工業就走上只能組裝外國產品的道路;拋棄運10后的20年時間里,中國再沒有能力開發大型飛機;在購買了法國、加拿大和俄羅斯的核電站之后,中國為了技術上的“跨越”又在21世紀初年購買美國核電站。造成這些后果的原因在于被拋棄的不僅是產品,而且是開發這些產品的技術活動體系,即技術能力基礎。這種拋棄并不是無意的,而是被認為引進“外國先進技術”更有利于發展經濟。

 

1.webp (15).jpg

圖為張愛萍上將

 

張勝的隱晦敘述中,當領導層在1984年年末決定改革國防工業體制時,有關的文件中曾經有一句話:

 

“等將來有了錢,可以買上它一萬架飛機”(這句話后來在重新印發文件時被刪除)

 

這種說法含有讓軍隊和國防工業忍耐和等待的意思。不過,張愛萍對它的評價是:

 

“我們這個大國能靠買武器過日子嗎?既然在根本路線上都動搖了,我說何益呢?”

 

自主研發的勇氣是如何丟失的

很清楚,被動搖的“根本路線”就是包含自主技術研發在內的“自力更生”。當中國在1980年代中期開始全面經濟體制改革之后,中國并沒有迎來一個“科學的春天”,反而經歷了一個中國工業和科技衰落的歷史階段。根據從1959年初就領導中國第一支核潛艇反應堆開發團隊的孟戈非回憶,他在1982311日的“大參考”上看到日本媒體的報道說,中國要求日本幫助審查秦山核電站的設計圖紙。他深感屈辱地說:

 

“須知1958年我國開發核動力研究時,國際上對二次大戰中戰敗國的日本和西德,在核能利用方面還在進行管制呢。”

 

尤其讓他難以忍受的是,日方同意審查的條件是“限于和平利用,日本提供的情報不會轉用軍事”。備受刺激的孟戈非寫道:

 

“……我不反對向一切先進國家去請教、去學習,我也不是一個排外主義者或主張閉關鎖國的人。我認為:國際間的技術交流和必要的技術引進都是應該的,但必須立足于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引進先進技術,而不應低人一等和仰人鼻息。”

 

孟戈非講的這個事件發生在1982年,但它不是一個中國在困窘階段發生的偶然事件,而是中國社會心理開始發生巨大轉折的一個標志。從那時起,中國進入了一個各級領導都迷信“外國先進技術”的時代,一個形成“外國技術一定先進、中國技術一定落后”社會心理的時代,一個中國工業精神衰落的時代。

 

198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形成了依靠引進來實現工業技術進步的政策,它可以由一個“三段式”的邏輯來概括:引進外國先進技術→實現國產化→達到自主開發。但此后中國工業發展的實踐證明,如果放棄自主開發,就沒有任何工業和企業能夠從“引進外國先進技術+國產化”的階段走到“自主開發”的階段。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國轎車工業。不僅如此,“三段式”政策還導致一些工業被瓦解,最可嘆的就是半導體工業。

 

盡管中國沒有在計劃體制下發展起有國際競爭力的半導體工業,但一直保持著半導體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基礎。在改革開放初年的進口品沖擊下,為軍工生產是中國半導體技術和工業能夠生存下來以圖發展的唯一可能。但隨著國防工業被放棄,在計劃體制下發展起來的產業基礎被市場需求的中斷所瓦解,等到中國再想發展半導體工業時,就“自然而然地”走上了引進生產線的道路——這個變化導致對半導體技術研發的產業需求消失。縱觀歷史,中國半導體技術的落后不是發生在計劃經濟年代,而是決定性地發生在“改革開放”階段。

 

在實行“三段式”技術政策后的20年里,中國工業從總體上逐漸陷入技術依賴的狀態,也在很大程度上喪失了敢于自主進行技術突破的勇氣。于是,“三段式”技術政策在1990年代就演變成為“以市場換技術”的政策。

 

1.webp (16).jpg

市場拱手相讓,技術也沒拿過來

 

中國從1980年代開始積極“引進”外資,到1990年代更是發展成為各級政府要求中國企業與外商合資的熱潮。直到20032005年,還發生過一場外資并購中國骨干企業的風潮。所有這些做法都出于一個信念:外資會帶來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當然,外資主導的出口部門大量雇用農村剩余勞動力一定會帶來經濟增長,但這也是一出中國版的“technologyless industrialization”(沒有技術的工業化)。當今天中國迫切需要以“創新驅動發展”時,人們才發現中國工業普遍缺乏技術。

 

進入21世紀后,當中國經濟和貿易規模的增長在美國引發“中國威脅論”時,一位美國觀察家Gilboy認為中國“無害”,因為:第一,中國的高技術和工業產品出口被外國企業而非中國企業所主導;第二,中國工業企業深度依賴從美國和其他先進的工業化國家進口的產品設計、關鍵元件和制造設備;第三,中國企業沒有采取多少有效步驟去吸收進口技術并在當地擴散,使它們不可能迅速成為全球工業競爭者。

 

在分析了外資企業占中國工業品出口的比例遠高于中國企業后,Gilboy指出:

 

“中國的國有、集體和私營企業落后于外資企業的關鍵原因之一,是它們沒有對日本、南韓和臺灣企業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發展出的那種長期技術能力進行投資。”

 

在討論美國是否因為中國的崛起而衰落時,美國評論家Beckley指出,中國的高技術產品出口實際上“并不那么中國,也并不那么高技術”——90%以上是由外資企業生產并由進口元件組成的,只不過是在中國組裝的。這幾位美國作者的說法真實性另當別論,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觀察:中國工業技術能力水平低是中國自己選擇的結果。

 

被“槍斃”掉的運10和紅旗仍然“陰魂不散”

 

然而,在進入21世紀之后,人們發現中國工業在技術上其實并非“一片荒蕪”,而是在一系列工業領域出現了技術突破,這些領域包括核能、航天、航空、石油化工、發電和輸變電設備、鐵路裝備、造船、卡車、機床、重型機械、大型計算機等工業。但是,只要稍微觀察一下那些今天具有技術能力的中國企業,就會發現其技術源頭幾乎都可以追溯到“自力更生”階段,換句話說,這些行業在改革開放之前就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被“槍斃”掉的運10和紅旗仍然“陰魂不散”,雖然它作為產品或研發體系的物質形態已經消失,但它只剩下象征意義的身影卻一直糾纏著今天的人們,甚至仍然在影響著歷史的走向。運10下馬后,圍繞著中國要不要再造大飛機的爭論從來沒有消失過。每當政治氣氛允許或出現什么契機,中國再上大飛機的建議就會被重新提出。

 

這場持續了20多年的爭論在2007年得到一個結果:國務院于這年2月正式宣布中國再上大飛機項目。最后壓倒所有反對意見的力量來自一個歷史事實:中國曾經造出來過運10于是我們再次看到中國工業精神的力量:雖然運10作為一個項目因被拋棄而以失敗告終,但40年前的壯舉卻永遠改變了歷史:因為有過運10,所以中國造大飛機的夢想一直不滅;因為有過運10,所以反對中國研制大飛機的人一直不能占上風;因為有過運10,所以國際航空工業界一直對中國“另眼相看”。于是,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運10,竟然繼續在塑造中國的歷史。

 

中國自力更生的“精神原子彈”能夠被頑強地繼承下來反映了一個事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前30年的歷史奠定了一個大國的基礎結構,從而也塑造了中國人主流世界觀的框架。從那個基礎被奠定后,中國人從此不再認為自己的國家可以被任何強權所主導。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北京市趙曉魯律師事務所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1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