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社會調查 > 專題調查 > 閱讀信息
中科院調查:中國農村現狀令人觸目驚心
點擊:  作者:蔣高明    來源:環保部主辦《環境教育》雜志  發布時間:2018-05-20 10:21:57

 

      自2005年以來,身為中國科學院博士生導師的我,帶領一批批研究生一直在自己的家鄉山東省平邑縣卞橋鎮蔣家莊進行生態農業實踐,承包了約40畝低產田,辦了一個生態農場。我們目睹了中國農村的很多變化。其中印象最深的是,10年的生態農業實踐中,中國農村的污染問題不但沒有改觀,反而越來越嚴重。由于普遍采取了違背自然規律的生產模式,同時城市垃圾大量進入農村,發達地區淘汰的產業在落后農村落地,因此,農村中出現了多種污染。本文章所反應的問題,是我們通過調查發現的真實現狀。

調查之一:令人窒息的臭味

20157月,山東幾省連遇高溫,部分城市達到40度。在這樣高溫天氣下,一些化工廠、養殖場散發的臭味令人窒息。

在我的生態農場西北角,兩年前出現了一個非法養殖場,屬于工廠化養鴨,鴨子從蛋殼出來到長大25天即可以出籠。在其上游就有一個規模化的屠鴨廠。屠宰后的鴨子進入到南方城市,被一些不知情的消費者吃掉了。經濟發達的地方,為轉移污染,將工廠化養殖場和屠宰廠轉移到了經濟相對落后的沂蒙山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里恰好位處水源地上游,這里的污水與生產的垃圾食品又回到了他們的餐桌。

臭氣來自養鴨場的鴨子糞便,平時氣味就很大,再遇到到高溫,臭氣濃度增加幾倍,臭氣熏天。盡管政府規定畜禽糞便要干濕分離,不準沖洗,但這些黑心養鴨場不管不顧,照樣用水沖,不僅嚴重污染了周圍河流,在沖洗過程中還添加了大量火堿,這樣的鴨糞不僅不能肥地,還會燒死莊稼。

之所以25天鴨子就能夠出籠,得益于大量使用飼料添加劑,各種重金屬、抗生素、激素都添加到飼料里面,讓鴨子異速增長。不要說這樣的鴨肉存在嚴重的質量安全問題,就連糞便都存在嚴重的環境污染,長期在鴨場工作的農民也有健康隱患。

最近臨沂市在鐵腕治污,希望借此春風,對于存在偏遠農村的嚴重違背自然規律、嚴重污染生態環境的養殖場予以清理,早日還沂蒙山人民久違多年的綠水青山。

調查之二:地下水不能喝了

我們在農村調研,發現買水喝的農民越來越多了。最早發現農民買水喝是2013年過年前后,今年村民發現買水喝已成為普遍現象。沿沂蒙山金線河兩岸的十幾個村莊,當年都是到河邊沙灘取水喝,或者每個村里都有井,喝的就是淺層地下水。如今,河里的水早就不能喝了,現在井水也不能喝了,連鎮上供應的自來水也幾乎不能喝了。

有條件的家庭花錢打深水井,打井變成一個產業。

河水不能喝是沿河工業尤其屠宰業、工廠化養殖業造成的,河水已嚴重污染,成了劣五類水;淺層地下水不能喝是農業污染惹的禍,農民為圖省事,減少向土地上投入,使用大量的化肥、除草劑等農藥,最終導致了賴以為生的地下水不能喝了。

原本喝水不要錢的農民,今天嘗到了花錢買水喝的苦頭——那水是要天天買、頓頓買的啊。

水是從山上買的,村莊的上游就是蒙山,蒙山由于植被覆蓋好,少農田,所產生的水干凈還有一絲絲的甜味。然而,幾年前我去考察,發現那里的水源也面臨著污染隱患。由于游人增多,山上遍布各種農家樂餐館,餐飲業的廢水直接排放到水源中去。

農民向環境中使用了多少化肥農藥?一般一畝地三四百斤化肥,兩三斤農藥,這些化學物質,能夠被利用莊稼或保護莊稼的,占10%30%,也就是說大量化學物質是用來污染的,污染的比例高達70%90%。大量化肥、除草劑等農藥、地膜造成土壤污染和土地肥力的嚴重下降,土地肥力下降又帶動了農藥化肥產業興旺。政府在源頭補貼化肥、農藥、農膜等,以至于這些化學物質非常便宜,使用起來連農民都不心疼——農民除一畝雜草,除草劑的費用僅為2.1元!

調查之三:害蟲越殺越多

進入7月,調查區平邑縣卞橋鎮石橋、南安靖、卞橋、西荊埠、黃埔莊等幾個村子的農民開始忙碌起來。農田里爆發了一種鉆心蟲,專門啃食玉米芯,即頂端的幼葉,吃完后就鉆到植株下面的部位,非常難以治理,農民恨之入骨。

農民每年都要向地里打多遍農藥,加上播種期用農藥拌種,使用農藥四五次屬于正常,如果種植果樹,每年打藥的次數高達20多次。

現在的農田充滿了殺機,害蟲幾乎都是經過農藥洗禮的,農藥越用越多,而害蟲似乎也越戰越勇,在過去一百多年的人蟲大戰中,化學對抗的勝者似乎是害蟲而不是人類——醫院里癌癥病人越來越多,而害蟲繁殖速度依然成倍增長。

害蟲在農藥脅迫下,會出現進化,這個進化是在農藥誘導下產生的。據說有些害蟲泡在農藥原液里也毒不死。這類害蟲進化出來了一層隔離液態的蠟質毛。如果有人研究農藥誘導的害蟲進化機理,應當有很好的科學發現。農民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每年繼續有成噸的農藥傾倒在農田里。

有些蟲害是農藥商和農藥販子人為制造出來的恐慌,為了嚇唬農民,其目的是兜售其農藥,他們不關心農民是否治住了害蟲,他們關心的是農藥的銷售量。

當農田出現的害蟲的時候,僅僅是每畝出現23頭害蟲的時候,植保專家就建議農民噴灑農藥,還推薦他們使用哪一種農藥。如果不打,農民們經常聽到的是下面的話:

你不打農藥嗎?不打莊稼都毀了。

一些政府官員也成了農藥商的傳話筒:不打農藥,產量會減少70%,甚至會絕產。

現在農藥的名稱越來越奇怪,如一步絕一月無蟲等,既充滿了對害蟲咬牙切齒的恨,又充滿了對農民的誘惑——不怕你不來買。

調查之四:河流變成臭水溝

山東省平邑縣卞橋鎮蔣家莊村的東面有一條小河,叫金線河,是沂河的上游。沂河是淮河流域泗沂沭水系中較大的河流,從江蘇入海。在沒有自來水的年代,沿河十幾個村莊的村民就是靠這條小河生活,無論是地表水還是地面水都能喝,不需要進行水處理。這條河至今也是臨沂市以及沿線城市的水源地,但需要進行各種水處理措施。

過去村里還沒有空調的時候,這條河就是天然的避暑地。在炎熱的夏季,忙碌了一天的人們,就是用這條河去除身上的熱氣,男人在上河洗澡;女人在下河洗澡,但男人的權利是白天和黑夜都能洗,而女人只有在晚上才洗。

村里人對這條小河有著很多的回憶:

河里有很多的魚,夏天發洪水時可以在淺灘上抓到幾十斤重的大鯉魚,魚是從上游水庫里跑出來的,水流平緩時也能看到一些魚兒在淺淺的水底下靜靜地呆著。有一種魚,我們叫它沙里趴(學名沙鱧,鱧科魚類),用手就能抓住,至于深水里的螃蟹、蝦米、青蛙、泥鰍等就更多了。孩子們用笊籬就能撈蝦,手巧的還會織漁網,并織成簸箕的形狀,綁在長桿上,就可以抓到更多的魚。小河再往遠處流便是密不見人的森林,膽小的孩子是不敢走進去的。森林里有一種叫小黃雀的鳥,羽毛金黃,小而靈活,孩子們的彈弓很難打到它。一到夏天,數不盡的知了響徹整個森林,天氣越熱,叫得越歡,這時候,孩子們最高興的事就是一下課就去粘知了,揀知了皮,逮知了牛(也就是金蟬,金蟬是蟬的幼蟲,脫殼之后就成了蟬)。

今天,這條小河已經嚴重變臭,不能游泳,更不能喝了,水里的魚蝦沒有了,沿河的蘆葦蕩沒有了。這條河每天都要負重將各種污染物搬運到下游去,再經過沿線的城市,最終流向大海。

據村里人介紹,河水變質是從砍伐當地森林開始的,這個過程大約發生在1982年前后,首先是分了集體林,將多樣化的當地森林賣掉分掉,然后種植上清一色的楊樹。隨后,人們發現了發財的機會——賣沙子。由于城市急劇發展,大量需要沙子,金線河的沙子被層層截挖,這里的沙子被制成混凝土,撐起了一座座城市。

后來,人們沿河瘋狂建各種養殖場,大都是工廠化速生養殖場,養雞養鴨,污水直排金線河;雞鴨多了之后,于是就沿河建起了屠宰場,屠宰廢水基本沒有經過處理就進入了金線河。

還有其他大小工廠,以及農田里排放出來的化肥、農藥、地膜的碎片,下雨的時候也隨著地表徑流進入了金線河。

這條曾經美麗的金線河,早在20年前就已經名存實亡了。現在山東乃至整個大陸省份,已經很難找到沙子了。而底泥中的重金屬等物質也需要專門的處理恢復,其代價的是昂貴的。

調查之五:垃圾包圍農村

調查發現,農村中垃圾嚴重增多了,尤其白色污染。

倒退三四十年,鄉村是很少垃圾的。那個時候沒有塑料袋,也沒有農膜,主要是動物和人的排泄物。勤快的農民都要將這些排泄物收集起來,放在豬圈里作為肥料。當年有一種農活就叫拾糞,幾乎每一個農戶家里都有拾糞的工具,沂蒙山人管一種棉槐條編的農具叫糞箕子,就與這種農活有關。

如今,人和動物的糞便明顯比過去少見了,但嚴重增多的是各種垃圾。

首先,農田的地膜殘留物就是一種。每年農民種植經濟作物如西瓜、花生、土豆等都需要大量使用地膜。這些地膜非常薄,沒有回收利用價值,收獲莊稼后農民就將地膜撿起來放在地頭,一些殘留的農膜留在地里。有時候地頭上雜草多了,農民在燒雜草的時候,一把火也將地膜焚燒了,釋放出嚴重的致癌物。

其次,是各種農藥、化肥的包裝物。它們幾乎都是塑料類制品,有些為塑料袋,有些加工成塑料瓶。

第三是各種食品的包裝物。飲料瓶、礦泉水瓶、牛奶瓶,方便面袋,薯條袋,幾乎村民從商店里買來的所有食物都是用塑料包裝的,即使香煙,外面也有一層膜。

第四是各種塑料袋。城里人的超市對塑料袋實施限塑令,但那些被限制的塑料袋全部進入鄉村,現在農民趕集賣東西,根本沒有帶包帶筐的習慣了,到處都提供一次性塑料袋。集市散場后,地面上的垃圾塑料袋遮蓋地面,由于鄉村沒有專門的環衛人員,這些垃圾袋借助風或雨水的力量,就會進入河流或溝渠。

第五是村民的各種生活垃圾。舊衣服爛鞋襪,廢舊的塑料桶,墩布頭與塑料把,加上爛菜葉與廢紙片,這些垃圾有些就手被村民傾倒在溝渠內,刮風下雨后再沖到下游去。

調查之六:得癌癥的多了

蔣家莊的村民,第一次聽說癌癥這個詞,是20世紀70年代。19761月,周恩來總理去世,因患癌癥醫治無效去世,縣有線廣播里傳來這個消息。村民們悲痛之余,私下互相打聽,癌癥是什么樣的病,那么厲害,連國家都治不好。可見,40年前,癌癥對于村民完全是很新的名詞。

如今,村民們因病去世的多了,而更多的病,都是在醫院里查出的癌癥。先是村民感覺某個部位不舒服,疼痛難忍,送去醫院檢查,往往都是癌癥后期。后來這樣的事情多了,誰家發現有人疼痛,就很自然地猜想是不是得了癌癥。

癌這個字里有3個口字,病從口入,癌癥也多是吃出來,喝出來的,更有空氣中致癌物,通過呼吸進入人體。村民們得肺癌、食道癌、腸道癌的多,就很可能與空氣、水和食物污染有很大的關系。

村民們常年接觸農藥、化肥、地膜,這對人體的傷害很大。村民們告訴我說,打除草劑的時候連窗戶都不敢開,氣味很難聞;打農藥時有時渾身紅腫,洗澡都不管用;他們在田間地頭焚燒地膜時,點著火走了,但空氣中的二惡英致癌物卻進入了大氣,上百年不能降解,對于這一點,村民是不知曉的。

來源:環保部主辦《環境教育》雜志 作者:蔣高明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北京市趙曉魯律師事務所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1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