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昆仑专题 > 国资国企改革 > 阅读信息
宋方敏:客观辩证把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点击:  作者:宋方敏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发布时间:2019-03-29 09:41:21

 

1.webp (15).jpg

 

【编者按】目前,由“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及其相应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双层目标构成的国企产权制度改革正在积极推进中。作者在所著书稿《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理论的坚守与创新》关于“我国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探索与风险”一章中提出:第一,要实事求是地分析认识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第二,要客观辩证把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探索意义及其规律性要求,防止因私有产权进入而改变全民产权性质;第三,要客观辩证认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探索意义和局限性,跳出政府行政权力收放的思维旧?#20581;?#20854;中,第一问题已专文发表于今年2月20日昆仑策网和昆仑策研究院微信公众号(见【相关链接】);本文为第二问题,现经作者授权编发,以供参考。

 

40年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警示我们,国企产权制度改革极具风险性,既可能成为国有企业凤?#22235;?#27075;、展翅腾飞的全民产权有效实?#20013;问剑?#20063;可能成为葬送国有企业的私有制经济实?#20013;问健?#20026;此,应当客观辩证地认识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探索意义,全面把握其规律性要求,让国企“混改”真正为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服务,防止因私有产权进入而改变全民产权性质。

 

所谓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指不同性质的所有制经济成分结合为一体的经济?#38382;健?#20174;宏观层面上,可指一个国?#19968;?#22320;区多种所有制并存的经济结构体;在微观层面上,是指不同所有制性质的投资主体共同出?#39318;?#24314;的产权多元化企业。

 

就企业而言,混合所有制不是什么新东西,作为一种产权组织?#38382;剑时?#20027;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我们既不必要对它大惊小怪,也不需要吹得神乎其神。我国建国初期的公私合营企业,改革开放中的中外合资、合作企业,以及国有、集体、私营、个体之间联合组成的企业,都属于混合所有制。按?#31456;?#20811;思恩格斯观点,股份制是由?#26102;?#20027;义生产方式转化为联合的生产方式的过渡?#38382;剑?#21482;不过在?#26102;?#23478;的企?#30340;?#37324;是消极的被扬弃,而在?#25237;?#32773;“合作工厂”那里是积极的扬弃。当然,混合所有制不完全等同于股份制,因为股份制公司也可以由同种所有制性质的?#26102;?#32929;权结合而形成,混合制公司则必须由不同所有制性质的?#26102;?#32929;权结合形成。但作为产权组织?#38382;剑?#28151;合制属于股份制,也就是说,股份制可能不是混合制,而混合制必定是股份制。所以,混合制和股份制一样,社会主义完全可以积极利用。

 

改革以来,“混合所有制经济”概念的首?#25569;教?#20986;,是在1997年9月的十五大报告中指出:“公有制经济不仅包括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还包括混合所有制经济中的国有成分和集体成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主要体现在:公有资产在社会总资产?#22995;加?#21183;;国有经济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对经济发展起主导作用。”并明确:“不能笼统地说股份制是公有还是私有,关键看控股权掌握在谁?#31181;小?#22269;家和集体控股,具有明显的公有性,有利于扩大公有?#26102;?#30340;支配范围,增强公有制的主体作用。”[1]此后,中央逐步将发展国有?#26102;盡?#38598;体?#26102;?#21644;非公有?#26102;?#31561;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作为在改革中探索公有制经济的多种有效实?#20013;问?#30340;任务明确提出来。习近平在十?#31169;?#19977;中全会决定?#24471;?#20013;讲得更加清楚,首先,背景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所有制结构逐步调整”,“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更好体现和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进一步探索基本经济制度有效实?#20013;问剑?#26159;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其次,内涵是“?#24247;?#22269;有?#26102;盡?#38598;体?#26102;盡?#38750;公有?#26102;?#31561;交叉?#27490;傘?#30456;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20013;问?rdquo;;最后,作用是“有利于国有?#26102;?#25918;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这是新?#38382;?#19979;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的一个有效途径和必然选择”[2]。

 

根据这个精神,理解和推进我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应注意把握几点规律性要求:

 

第一,探索性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现阶段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20013;问剑?#20294;不等于说这就是中央确定的我国国有经济的固定模式,更不是唯一模?#20581;?#27491;如习近平指出的,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原因,是为了“进一步探索基本经济制度有效实?#20013;问?rdquo;,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这个“探索性”非常重要,是我们认识问题的前提。社会主义长期实践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公有制经济如何搞,没有固定不变的现成模?#20581;?#32780;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有经济如?#38382;?#24212;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要求,构建和完善全民产权实?#20013;问剑?#26356;是一个全新的重大课题。从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24247;?ldquo;要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积极推行公有制的多种有效实?#20013;问?rdquo;,到十?#31169;?#19977;中全会决定提出“更好体现和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进一步探索基本经济制度有效实?#20013;问?rdquo;,都表明这是公有制有效实?#20013;问?#30340;探索任务,而不是已经完成的探索结论。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首先要搞清,混合所有制经济并不必然是公有制经济的实?#20013;问剑?#20063;不必然是公有产权的实?#20013;问健?#21313;五大报告中所表述的“公有制经济不仅包括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还包括混合所有制经济中的国有成分和集体成分”,就是把国有经济、集体经济和混合所有制经济并列提出的。从概念上讲,“混合所有制经济”只是描述的由不同所有制性质的经济成分或?#26102;?#20135;权结合形成的混合经济体,并不是说这种经济体就没有社会属性,不受所有制关系决定。在人类历史上,不存在抽象的超越所有制性质的混合经济体,也不存在超越生产关系性质的混而无主的产权制度。在多种所有制经济成分并存发展的社会经济体中,必然有一种所有制经济成分占主体地位,并起主导作用,由此决定了这一社会经济体的性质;同样,在属于不同所有制性质的多种?#26102;?#21442;股组成的企业产权制度中,也必然有一种?#26102;?#20135;权处于主体地位,起到实际主导和支配的作用,由此也就决定了这一产权制度及企业的性质。当然,由于不同所有制经济成分或?#26102;?#20135;权同存于一体,这种社会经济体或企业产权制度的性质具有不完全性。由此也就?#24471;鰨?#38500;了具有完全性质的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外,在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只有国有或集体产权处于主体地位、起到实际主导和支配作用的混合经济体或企业,才具有国有经济或集体经济性质,也才属于公有制经济实?#20013;问健?#21542;则,就只是存在于私有混合经济体或企业中的国有成分和集体成分,而这种混合经济体或企业?#26087;?#21017;属于私有制经济实?#20013;问健?#26080;论从历史、现实还是未来考虑,至少由公有?#26102;?#21644;非公?#26102;?#32467;合形成的混合经济体,作为公有制经济的实?#20013;问剑?#19981;可能是唯一的,更不可能永久。目前改革中,即使国有经济实行公司制后,还存在国有独资公司和国有全资公司,不必要千篇一律都搞“混改”。从社会主义发展趋势看,公有制经济也不可能与私有制经济永远混合并存。

 

认识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不能用西方产权理论来解读公有产权制度,以为只有私有产权才是有效的,公有产权就是低效和无效的,似乎除了“混改”,公有产权没有出路。按?#31456;?#20811;思主义所有制理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产权制度属于生产关系范畴,其效率高低,从根本上并非取决于私有还是公有,而取决于生产力性质及其发展要求。产权制度对生产力有否促进或阻碍作用,是具体的、历史的。只有当这种制度适合生产力发展要求时才是有效率的;否则,就要变革原有产权?#38382;剑?#23547;找新的产权?#38382;健?#22312;生产力结构中,?#25237;?#32773;又是最重要的能动要素。一种产权制度是否有效率,主要看在生产过程中对?#25237;?#32773;是否有较强的激励作用。生产力社会化,必然要求生产关系社会化,因而,生产资料社会所有代替产权私有是产权制度发展的必然趋势。历史早就证明,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社会主义公有产权制度下,包括在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中,当家作主的广大?#25237;?#32773;积极性充分发挥,所创造出的生产效率和?#21024;停?#26159;旧社会私有产权制度下的雇?#29420;投?#25928;率根本无法比拟的!

 

第二,目的性

 

发展混合所有制?#26087;?#19981;是目的,目的是探索基本经济制度有效实?#20013;问剑?#20197;“有利于国有?#26102;?#25918;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更好体现和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所有制结构逐步调整,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在发展经济、促进就业等方面的比重不断变化,增强了经济社会发展活力。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更好体现和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进一步探索基本经济制度有效实?#20013;问剑统?#20026;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的重大课题。是走公有制经济特别是国有经济独自发展的路子,在国内外市场竞争舞台上孤军奋斗,还是把国有经济与集体经济和各种非公经济捆在一起,共同打拼、团结奋进?是单纯依靠国有?#26102;?#33258;我经营、自我增值、自我发展,去体现公有制主体地位和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还是积极促进国有产权与集体产权、非公产权组合起来,在?#26102;?#34701;合和一体经营中放大国有?#26102;?#21151;能,增强国有?#26102;?#30340;竞争力和影响力,更好体现公有制主体地位和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显然,后者是值得尝试的,也是充满希望的,它比较适合我国现阶?#20301;?#26412;经济制度下的市场经济运行特点,也比较符合国家?#21024;?#27982;大国向经济强国跨越发展的?#38382;?#38656;要。所以,“这是新?#38382;?#19979;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的一个有效途径和必然选择。”

 

因此,国企“混改”目的,并非像有些人所理解和主张的那样,就要通过向私资外?#39318;?#35753;股权,化解国有产权,从产权制度上把国有企业改变性质,实现私有化;而是要按照“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的原则,通过以国资为主体的“产权多元化”融合,进一步完善国企产权制度,以利于国有?#26102;?#25918;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实现“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的改革目标。

 

第三,共融性

 

在改革中比较流行的论调,是把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意义,归结为国有企业政企不分、机制不活、效率不高、腐败高发等的弊端,认为只有引入非公?#26102;荊?#20225;业治理结构才能有效优化,激励?#38469;?#26426;制才能健全。这不过是西方产权理论那一套“只有私有产权才明晰、才有效,公有产权必定不明晰、低效率”的伪逻辑带来的结论,完全是一?#21046;?#26415;!其实,国企饱受诟病的这些问题,并不是公有产权的必然归宿。政企不分的根本原因,是政府把全民产权当作自己的产权来使用,让真正的所有者长期缺位,这个问题不是靠“混改”能解决的。机制的活力、效率和腐败问题,不是某种产权的专利,私有产权制度下也存在这些问题。相反,许多国有企业都有过令人?#24352;?#30340;辉煌时代,那种生机勃勃的活力、创造力、高效率和民主管理?#38469;?#21147;,是任何私有产权制度下难以企及的,而后来发生的大量国有资产低效、流失和腐败问题,恰恰是改制之后“公权私用”“化公为私”带来的。习近平早在2014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24247;鰨?#22269;企改革“不能‘一混了之’,也不是‘一混就灵’,切实防止国有资产流失”[3]。这?#24471;鰨?#19981;能把“混改”当作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国企“混改”的意义,绝不是靠私资外资救国资,而是靠多资混合形成一种新的“共融”优势。

 

首先,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指国有?#26102;盡?#38598;体?#26102;盡?#38750;公有?#26102;?#31561;“交叉?#27490;傘?#30456;互融合”,这就形成了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相互利益及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实现了国有经济、集体经济和非公经济的深?#28909;?#21512;。不少学者和官员乐于宣传“这样一来,就省的让别人批评国企‘一股独大’、‘国进民退’、‘与民争利’找口实了”。此说法?#33756;?#21892;意,但理不直、气不?#24120;?#32570;乏马克思主义底气,是?#28304;?#35823;?#26376;?#30340;一种消极认可和退却。正确说法应该是,国有?#26102;?#19982;集体?#26102;盡?#38750;公?#26102;?#32452;成一个有机整体,同兴衰、共进退,能够在企业这个微观经济机体中,直接体?#27835;?#22269;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为主导、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特点,共同参与市场竞争,协调优化竞争环?#24120;?#20026;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做贡献。

 

其次,对国企?#26087;?#26469;说,“混改”的直接作用是国资“功能放大器”。既可以“引进来”,将更多集体?#26102;盡?#38750;公?#26102;?#24341;入国有企业,以国有?#26102;?#20026;主?#36857;?#24102;动大量社会?#26102;?#20849;同奋斗,把国企做强做优做大,提高保值增值和竞争力水平?#25381;?#21487;以“投出去”,将“混改”中转移出来的国有?#26102;?#25237;向符合国家战略、有发展前景的产业领域,发挥国有?#26102;?#23545;产业结构优化的调节作用;还可以“参进去”,用国有?#26102;?#31215;极参股素质好、效益高、成长性强的集体企业或私资外资企业,影响和带动他们健康发展、同赢共进。

 

另外,“共融”优势还表现在资源禀赋和管理机制上的优长互补、综合集成。我国国有企业在享有国家资源、项目、技术、人才力量和管理正规化现代化,还有党的领导、组织和群众基础等方面优势明显,民营企业则具有经营机制适应市场竞争的灵活性、主动性、创新性等方面优势,但也各自都有“难念的经”。通过“混改”融为一体,可以把各自优势有机结合起来,弥补“各自为战”的不足,推动企业更好更快发展。

 

第四,风险性

 

混合所有制经济,并非天生就是公有制经济的实?#20013;问剑?#23427;完全也可以成为私有制经济的实?#20013;问健?#25152;以,国企“混改”并不具有抽象的天然合理性,要?#27492;?#31350;竟以谁为主体、让谁起主导作用、为什么目的服务。如果以国有?#26102;?#20026;主体,让国有产权起主导和支配作用,为放大国资功能、做强做优做大国企、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服务,那就是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的有效实?#20013;问剑?#22914;果以私资外资为主体,让私有产权起主导和支配作用,那就根本谈不上放大国资功能、做强做优做大国企、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而是放大私资外资功能、改变国企性质搞私有化,增强国内外?#26102;?#21033;益集团对中国经济的控制力,成为?#26102;?#20027;义私有制经济的实?#20013;问健?#25152;以在国企“混改”中,必须高度重视国资控股问题。国资控股不控股,直接关系到国企性质是否改变。国资不控股企业,就没有实?#25163;?#37197;权,而企业实?#25163;?#37197;权很关键,支配权与所有权配套,才能保证党对企业的核心领?#36857;?#25165;能实现符合所有者利益的?#25237;?#32773;与生产资料结合方?#20581;?#29616;在国企“混改”中,存在着有意淡化混合所有制企业性质的倾向,这是十分危险的。

 

从企业产权制度的治理结构看,国有产权属于全民,不能因为私有产权的进入,就改变了全民产权性质。而全民产权性质和利益维护,必须依靠共产党代表人民对企业的领导来实现,也离不开党领导工人阶级对企业和国有资产的民主管理监?#20581;?#20174;以往国企改制情况看,由于照搬西方产权制度,带来国企党的领导削弱,国有资产被化公为私,成为某些?#22235;?#21462;暴利的手段,教训非常深刻。

 

总之,国企“混改”存在的风险不可低估。“混改”是个筐,什么货色都可往里装,要防止有人借改革之名,在这个筐里揣?#20132;酢?#40657;货,把国企改革引向私有化邪路。如果一个个国有企业都在“混改”中改变性质,成为被私资外资主导、控制和支配的私有制企业;如果一块块产业领域都因国有?#26102;?ldquo;让权”“让利”的退出,成为被私资外资主导、控制和支配的领域,其结果必然将会是葬送我国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注 释:

 [1]?#30563;?#27901;民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32602;?#20013;国共产党新闻网:

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64568/65445/4526288.html

 [2]《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24471;鰲罚?#20013;国新闻网-新华网:

http://www.chinanews.com/gn/2013/11-15/5509735.shtml

 [3]《习近平:决不?#24066;?#25226;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32602;?#26118;仑策网:

http://www.68484498.com/xjpxjp/2018-02-02/122796.html

 

【相关链接】

宋方敏: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级研究?#20445;?#22269;务院国资委国企理论宣传特约研究?#20445;?#26469;源:昆仑策网【原创】)  

 

2.webp.jpg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24688;?#26512;实情、献明策,为实?#31181;?#21326;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32602;?#32593;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68484498.com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23433;慰迹?/p>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友情链接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咨询服务(?#26412;?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1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