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全球戰略 > 閱讀信息
檀有志:特朗普政府網絡安全政策走勢及中國應對方略
點擊:  作者:檀有志    來源:信息安全研究  發布時間:2018-10-19 10:10:37

 

        20175月,全球近百個國家和地區集中爆發了超過7.5萬起電腦病毒攻擊事件,罪魁禍首是一種名為想哭”(WannaCry)的勒索軟件,不少網絡安全專家認定該款病毒源自此前被泄露到網上的由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所開發的漏洞攻擊程序永恒之藍”(EternalBlue),指責美國斥巨資研發病毒武器庫,結果導致了全球網絡環境每況愈下。作為當今世界上的唯一超級大國,美國在虛擬世界中同樣也占據獨特位置,因而其在網絡安全上的政策偏好不只是關乎美國一國網絡安全的發展程度,同時也攸關網絡空間全球治理的進展深度。與此同時,隨著近年來網絡安全問題在中美雙邊關系中的不斷升溫,構建中美新型國際關系的努力也越發不能忽視網絡安全關系所承載的復合影響。20183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備忘錄,宣布啟動對華“301條款調查,挑起貿易戰,其中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的領域就包括信息技術。烽煙再起,鑒往知來。正是基于這樣的考量,我們有必要先細致梳理特朗普政府在美國網絡安全政策上的可能走向,進而審慎思考中國應對潛在風險的基本方略。

一、特朗普政府網絡安全政策的態勢研判

冷戰結束前后較長一段時期內,美國對網絡安全的重視程度其實也并不太高,這從其網絡安全立法狀況即可見一斑。在跨入新世紀以前,美國并沒有一部專門針對網絡安全的法律,少數法律條文也多是從零散角度對網絡安全問題有所涉及;而在“9·11”事件爆發之后,隨著網絡恐怖主義、網絡金融犯罪等各種網絡空間安全問題不斷涌現,美國政府對網絡安全的重視程度才與日俱增。結合美國的網絡安全立法進程來看,特朗普政府之前的美國網絡安全政策大體經歷了一個由被動防御向主動攻擊逐步轉變的過程,按照時間先后大體可以分為3個階段:初步建設階段(克林頓政府)、大力強化階段(小布什政府)以及整體推進階段(奧巴馬政府)。在經歷了克林頓、小布什和奧巴馬三任政府的遞進式調整后,美國一步步將其網絡安全之網得日見密實而富有張力,為特朗普政府進一步調適和充實美國網絡安全政策打下了寬厚的保障基礎并預留出富足的運作空間。

1.特朗普政府初期網絡安全政策舉措

201612月,正值新老政權交接之際的特朗普即力圖在一些涉網議題上有所作為。一方面積極釋放善意主動改善執政團隊、新政府與美國科技界巨頭之間的關系;另一方面還宣布任命網絡安全專家波瑟特(Thomas Bossert)擔任負責國土安全暨反恐事務的國土安全顧問以求強化網絡安全決策能力。特朗普的上述言行舉措在一定程度上也預示著,網絡空間安全在其新一任政府中將會成為政策優先領域之一。

2017120日宣誓就職伊始,特朗普總統便作出了美墨邊境筑墻、簽署禁穆令、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等多條行政決定,引發了極大的爭議甚至公開的抗議,尤其是包括蘋果、谷歌以及微軟在內的近百家科技公司聯合反對其中的移民禁令,聲言此令會傷及美國的信息安全產業利益。或許也部分由于這一緣故,原定2017131日發布的網絡安全行政令最終未作任何解釋即被取消了簽署計劃而告推遲。

2017428日,特朗普簽署了一項總統行政令,宣布成立美國科技委員會(The American Technology Council)。這一總統行政令的第1條即開宗明義地指出:美國的既定政策是推進信息技術的安全、高效和實惠的應用來實現其使命。美國民眾理應從其政府獲得更好的數字化服務。為有效實施這項政策,聯邦政府必須要變革,使其信息技術以及如何投放使用這一技術現代化1]。特朗普總統親任該委員會主席,成員還包括副總統、國防部長、商務部長、國土安全部長、國家情報總監等一系列要員,試圖以此來統籌協調聯邦政府信息技術設施的現代化建設。

2017511日,特朗普總統在延遲了3個多月之后終于簽署了這份意在改善美國網絡安全狀況的總統行政令 ( 見表 1)。這一行政指令可謂是特朗普政府初期網絡安全戰略架構的一根支柱,旨在通過一整套組合動作來提升聯邦政府的網絡安全,保衛關鍵基礎設施,阻止針對美國的網絡威脅,從而將美國打造成一個安全、高效的網絡帝國。對于網絡安全行政令的延遲出臺,國土安全顧問波瑟特也作了一些辯解道:有時候政府既會因為太過倉促作出決定而被公眾批評,而今也可能會因為行事太過拖沓而廣受指責,故而特朗普總統選擇在此二者之間的這一節點來簽署發布網絡安全行政令不可謂不是一個最佳時機。

2017523日,美國白宮向國會提交了完整的2018財年預算報告《美國偉大新基礎》,預算總支出為4.1萬億美元。特朗普政府同時計劃在未來10年內逐步削減總計3.6萬億美元的財政支出,涉及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環境保護、科學研發、國際援助等多個方面,只在國防安全、基礎設施等少數幾個領域增加了預算支出。盡管單從支出數額來看,特朗普政府的2018財年預算與2017財年相比似乎差別不大,但其支出重點則出現了較為明顯的調整,如將540億美元支出從并不關涉國防安全的部門機構轉移到國防部、國土安全部等相關部門,并明確指出將保證在網絡安全方面的資金和人員投入,以捍衛服務于美國人民的聯邦政府網絡安全[3]。進而從財年預算內容來看,除了增加聯邦政府的網絡安全總預算之外,特朗普政府還強化對關鍵基礎設施的保護,推進政府機構與私營部門之間的信息共享,提升網絡作戰部隊的行動能力。

2017818日,特朗普總統發表聲明,宣布將網絡司令部(U.S. Cyber Command)從戰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中獨立出來升格為一個聯合作戰司令部,從而成為第10個美軍最高級別的司令部,直接向國防部長匯報[4]。特朗普此舉的象征意義極為明顯,旨在強化美軍在網絡空間的行動能力以及為美國國防創造更多的機會,在安撫眾多追隨美國小伙伴的同時震懾各種潛在的敵對者。

2017930日,特朗普總統宣布將10月確定為國家網絡安全月”(national cybersecurity awareness month),以提升美國公眾對于國家網絡安全的認知與重視[5]。

20171218日,特朗普政府在就職不到11個月即高調發布了《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在這份具有風向標意味的重要政策文件中明確強調了網絡安全的重要地位,公開指出發源自美國的因特網隨其不斷改變未來的進程中理應反映出美國的價值觀念,并主張一個強勁有力的網絡基礎設施將有助于促進經濟增長、保衛國民自由以及提升國家安全[6]。

整體而言,較之前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初期出臺的各種網絡安全相關政策舉措更顯審慎、務實、凌厲風格,這些均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特朗普總統及其網絡安全團隊對于網絡空間安全現狀復雜性、任務艱巨性、手段多元性的初步認知。

2.特朗普政府未來網絡安全政策走勢

面在維持上述基本研判的前提下,盡管我們難以做到精準預知特朗普政府未來針對網絡空間安全態勢可能出臺的某項具體政策,但卻可以由此推定:在其總統任期內,特朗普政府對網絡安全問題的關注強度將進一步升高,且在行動邏輯上將更加看重交易力度的具體落實情況。之所以作出這樣的趨勢判斷,這既是立之于對美國當前網絡安全基本生態的整體性把握,也是基于對特朗普總統個人性格偏好的科學性認知。

一方面,從美國當前網絡安全基本生態來看,網絡安全議題日益被納入高政治的軍事范疇,可以預見美國今后在應對處置來自外部的網絡攻擊特別是經濟網絡間諜活動時,立場態度將更趨鮮明強硬,而操作手法或有可能比較簡單粗暴,這些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均有所體現,而這無疑都與美國擁有遠超一般國家的網絡空間戰爭實力密不可分。

201715日,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舉行了一次名為國外針對美國的網絡威脅的聽證會上,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Clapper)、國家安全局局長邁克爾·羅杰斯(MichaelRogers)以及國防部負責情報的副部長馬塞爾·萊特(Marcel Lettre)出席作證,隨后3人又聯名發布了《國外針對美國實施網絡威脅的聯合聲明》,其中俄羅斯、中國、伊朗、朝鮮、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被公然列為對美國構成嚴重網絡威脅的六大攻擊行為體[7]。幾乎不言自明的是,這份黑名單所列也極有可能成為今后美國網絡空間軍事化的重點盯防目標。正如勒索軟件事件所揭露出來的狀況,借助其在網絡空間所占據的獨特優勢地位,近些年來美國政府將重點放在進攻性武器的研發上,高估了自己駕馭網絡進攻性武器的能力,而嚴重低估了實現網絡防御的難度;將重心放在激化與中國、俄羅斯等國家的沖突之上,而嚴重低估了非國家行為體的強大威力;高估了通過進攻性戰略獲得的安全利益,而嚴重低估了失控之后的破壞性和代價8]。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從20096月宣布組建網絡司令部,到20117月《網絡空間行動戰略》提出5種戰略性倡議來踐行網絡使命,再到20143月美國防部發布《4年防務評估報告》公開宣稱到2019年建設133支網絡任務部隊(Cyber Mission ForcesCMF)9],美國主導設計的看不見硝煙的網絡戰爭逐步在世人眼前露出猙獰面目。美國在探索網絡空間戰爭的本質特征與發展規律的同時,還一改之前對網絡軍控的消極立場,積極推動網絡空間國際規則的制定,其如意算盤是為在網絡空間發動于己有利的軍事行動奠定法理基礎。除非特朗普政府能切實糾正過去由美國推動的過于軍事化和冷戰化的思維定勢,并與其他國家一道努力構建全球網絡空間安全治理的新秩序,否則這對當前業已舉步維艱的網絡空間全球治理進程也將會形成不小的實質沖擊。

另一方面,從特朗普總統個人性格偏好來看,身為成長于美國嬰兒潮時期的地產大亨,其所表現出的民粹主義價值取向已逐漸為世人所見怪不怪甚至習以為常,而秉持這些執政理念也將對美國的網絡安全政策調整產生直接而深遠的影響。

在反建制派與建制派的這場兩強對決中,特朗普這種毫無從政經歷、競選主張極端、低俗丑聞纏身的政壇素人緣何能將政壇老手希拉里斬于馬下?從美國歷史的角度來看,特朗普現象的出現絕非完全偶然,盡管特朗普此前從未擔任過任何政府公職,卻通過不斷聲討希拉里之類的局內人應對美國當下林林總總的麻煩負責這一選戰套路,巧妙地將局外人這一自身短板化腐朽為神奇轉換成了相對優勢。作為一個熱衷于經常在推特上就各種重大政治問題發表一些情緒化聲明的政治領導人,不羈善變精干有為逐利自我好勝執著以及積極外向”5個維度構成了特朗普人格特質結構,特朗普的5個人格特質維度決定了他打破傳統、善于戰略欺騙和談判、行動力和執行力強、憑個人直覺決策、追求尊重和利益交換、報復心強等諸多政策和行為偏好10]。這些個人性格偏好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其對外交政策的認知與制定,傾向于盡量淡化意識形態色彩而強化交易互惠哲學,如其所言以目標取代隨性,以戰略取代意識形態,以和平取代混亂11]。

早在競選初期,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就提出了以美國優先原則為基石的外交政策綱領,其基本內涵是將美國利益置于首位,用美國主義取代全球主義,誓言要讓美國重新偉大。待到正式當選之后,特朗普總統開始以其長期篤信的認知偏好來大力重塑美國的外交政策理念,這也意味著美國將更多地依靠并運用權力政治,網絡安全政策自然也不能外。

毋庸贅述,側重這2個方面的政策考量并不必然意味著特朗普政府未來在網絡安全上就會出臺某項具體的政策,畢竟任何國家正常的對外政策選擇都是基于諸多方面因素的權衡而非只取決于哪一兩個方面因素的盲動。就網絡空間這一第五疆域來看,只要國際、國內2個層面不再出現類似“9·11”事件、棱鏡門事件這種帶有全局轉折性雙邊震蕩式的突發嚴重事態,特朗普政府的網絡安全政策將可望維系雖非重心但很重要的整體位次。

      二、中國應對特朗普政府網絡安全政策走向潛在風險的基本方略

中美同為當前仍處于國際無政府狀態的網絡空間中的重要一員,過去10年間兩國在網絡安全相關問題上也一直是齟齬不斷,對此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就曾一針見血地指出,或許沒有哪個雙邊關系像中美關系一樣攸關世界政治的未來。而在它們的雙邊關系中,又沒有哪個議題像網絡安全一樣上升得這么快,且產生如此多的摩擦。對于彼此在網絡領域里行動的不信任感正在增長,并對彼此的長期戰略意圖開始產生深度負面的評價12]。鑒于此,我們更有必要系統考察特朗普政府網絡安全政策走向可能給中國國家利益帶來的各種風險,以提前作出合理的預判并據此來審慎思考中國加以適當應對的基本方略。

1.特朗普政府對華網絡政策的潛在風險

特朗普政府部門、專業社會機構以及它們與其他網絡安全攸關各方之間的相互作用,共同建構了盤根錯節的美國對華網絡安全政策產出,這對當前正孜孜以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網絡安全事業的順利推進可能意味著錯綜復雜的潛在風險。

先從政府部門運作層面來看,特朗普政府的內政外交班底目前還處于逐步就位、不斷磨合階段,因而其對華戰略自然還不夠完整明晰,再具體到網絡安全這一細分領域則更是如此。歷經喧囂之后,20174月初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Mar-a-Lago)實現了歷史性的中美元首會晤。習特會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建立了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其中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機制有助于雙方在打擊網絡犯罪時展開合作以及在發生網絡糾葛時進行溝通。而在20177月初20國集團領導人漢堡峰會閉幕后中美兩國元首再次舉行了會晤,指出要積極推進執法、網絡安全等領域交流與合作,并提出要促進兩軍關系的發展。可以看到,中美在網絡安全問題上目前還是側重表現出了管控分歧的基本意愿,也與其他雙方所具有共同關切的重大問題一樣,采取了暫時擱置分歧矛盾、先行培育共識原則的靈活變通做法。毋庸諱言,雙方在網絡主權、網絡自由、網絡審查等一些核心理念上的差異性認知始終難以消除,在某些外界條件的催化作用下這些分歧矛盾還可能被再次激化凸顯出來,考驗著雙方的外交斗爭智慧與危機處理能力。

再從社會機構運作層面來看,美國的某些專業智庫處心積慮在特朗普政府啟動之初即圖謀影響其網絡安全政策的制定,有意將中國過度渲染成美國在網絡空間里的強勁對手。2017223日,美國防部國防科學委員會(Defense Science BoardDSB)發布了一份《關于網絡威懾的工作組報告》,開篇就指出美國的經濟、社會和軍事優勢極大得益于網絡空間,而這些優勢的取得又高度依賴于極為脆弱的信息技術和工控系統,因而美國國家安全處于難以承受且與日俱增的危險之中,并將網絡威懾戰略視為未來美國網絡安全政策的一條核心要義[13]。報告歷數了美國所面臨的幾大主要網絡安全威脅源頭,中國不出意料地位列其間,文中還多處刻意將中國網絡攻擊數據竊密網絡威脅等負面意味濃烈的詞匯并列出現,由此提出要使用包括網絡攻擊、外交抗議、司法打擊、經濟制裁、軍事行動乃至核武恐嚇等在內的綜合威懾手段,給包括中國在內的潛在對手及其領導決策層制造各種威脅傷害。國防科學委員會選擇在特朗普總統因故推遲簽署網絡安全行政令之后數天這一時機來發布這份《關于網絡威懾的工作組報告》,其主要意圖是在特朗普政府網絡安全政策走向尚未明朗的關鍵時刻,通過渲染外部的網絡安全威脅來論證網絡威懾戰略的正當性,謀求進一步左右新總統的戰略思想、影響新政府的施政綱領。盡管很難直觀地說清這些專業智囊所勾畫的藏寶圖路線圖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對特朗普政府的后續網絡安全政策制定產生了直接的作用,但它們確確實實地影響到了美國網絡安全產業的整體生態,聚攏了一大批網絡安全行業精英,通過市場競爭砥礪了思想和技能,使其能夠長期生機勃發而維持較大領先身位。此外藉由新興媒介的放大效應還可能擴散到美國之外的國家和地區,進而會間接影響其網絡安全政策的籌劃與產出,對今后全球網絡安全格局的穩定發展無疑也是一大潛在風險。

由此可見,共處信息化時代的中美2個網絡大國之間,既存在著許多的新機遇與利益交匯點,也面臨著更多的新挑戰與不確定性。201711月,特朗普總統對中國進行了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這既是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首次訪華,也是中共十九大勝利閉幕以后中方接待的第1起國事訪問。雙方充分肯定了執法及網絡安全等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對于拓展兩國關系的重要支撐作用,并就網絡反恐、打擊網絡犯罪等網絡安全合作達成了相關共識。著眼于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框架之下的中美網絡空間安全關系的發展前景,中國既不宜盲目樂觀,也不必妄自悲觀,更不能被動等待,而應去主動塑造。

2.中國應對特朗普政府網絡安全政策風險的2條建議

針對特朗普政府網絡安全政策調整可能帶來的風險挑戰,中國不妨從以下2個方面積極有所作為并力爭實現彎道超車:一是速立制,聚焦網絡主權概念以贏得戰略主動權;二是廣聚智,發掘網絡安全智力資源以打造國際話語權。

其一,所謂速立制,是指要以加速度來推動網絡空間安全領域相關戰略、方針、法律、規章等政策措施的建章立制。縱觀從克林頓到小布什、從奧巴馬到特朗普,美國歷屆政府的網絡安全政策前后既有繼承又有揚棄,逐步推進不斷完善網絡安全方方面面的制度建設。相較之下,中國在網絡安全的建章立制方面雖已取得了長足的發展,但是隨著信息技術的升級換代還有不少方面的配套工作亟待跟進,尤其是要繼續強化網絡主權這一核心維度的理念認知與實踐操作。網絡主權是國家主權在網絡空間領域的一種外溢與延伸,網絡空間里的國家利益競爭與國家實力較量,無不體現為網絡主權上的某種競合博弈,中美網絡安全關系亦是如此。

1994年全面接入國際互聯網以來,中國陸續頒布了一系列網絡安全管理相關的法律法規,頭10年里主要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保護條例》《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簽名法》等,另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的一些相關條款也適用于網絡安全領域。20106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第1份《中國互聯網狀況》白皮書中明確提出:互聯網是國家重要基礎設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互聯網屬于中國主權管轄范圍,中國的互聯網主權應受到尊重和維護14]。緊隨其后又于20113月發布的《2010年中國的國防》白皮書中,首次提到要對其他一些大國制定網絡空間戰略、增強網絡作戰能力、搶占新的戰略制高點的舉措予以密切關注,并公開宣稱要維護國家在網絡空間的安全利益15]。

2014227日,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宣告成立并在京召開了第1次會議,充分體現了中國最高層全面深化改革、加強頂層設計的意志,顯示出在保障網絡安全、維護國家利益、推動信息化發展的決心16]。這也是中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國家戰略邁出的關鍵一步,自此以后中國的網絡安全事業進入了快速發展期。網絡主權的理念也反復得到強調固化,已由學理概念逐步上升為一種國家意志:201571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其中第二十五條強調維護國家網絡空間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17]。20151216日,習近平主席在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式講話中,提出的尊重網絡主權主張作為推進全球互聯網治理體系變革應堅持的4項原則之首,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18]。2016117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其中第一條即將維護網絡空間主權和國家安全作為其立法宗旨[19]。20161217日,國家網信辦發布《國家網絡空間安全戰略》,指出網絡空間主權成為國家主權的重要組成部分,系統闡明了中國關于網絡空間發展與安全的重大立場,是中國當前網絡空間安全工作的一個總指針[20]。

2017年更可謂是中國網絡安全領域建章立法的行動年31日,經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批準,外交部和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共同發布了《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戰略》,以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為主題,以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目標,申明了和平、主權、共治和普惠”4項戰略原則,首次就推動網絡空間國際交流合作系統提出了中國主張,試圖為破解全球網絡空間治理難題貢獻出中國方案[21]。而自61日始,《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及數個網絡安全相關規定、辦法正式施行。作為中國網絡安全領域的第1部根本大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在內容設計上預留了諸多配套制度的接口,留待國家網信辦、工信部、最高院等有關部門抓緊推進相關配套法規的優化成熟進而無縫對接,其中部分法律法規已經正式出臺、生效,另有部分法律法規也已公布了征求意見稿或草案(見表2)

此外,網絡空間安全的立法本身屬于專業性很強的一個領域,除了國際條約和國際習慣等這類具有強制約束力的硬法,還有一些以網絡治理、網絡安全、網絡人權、網絡犯罪等為主題的宣言、指南、研究報告和會議總結等軟法也能起到協調和妥協的作用,同時在實踐中也會被國際司法機構所援引[22]。因此在網絡空間安全領域,中國還應適當重視國際軟法的作用,積極強化這方面的建章立制以推動網絡空間國際規則的形成與發展。

網絡主權概念反映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在網絡時代的合法權益訴求,為構建公正合理的網絡空間全球治理秩序提供了穩固的支撐原點。我們主張速立制,其根本意圖就在于通過比較完備的制度建設來夯實國家的網絡安全事業基礎,用以網絡主權為核心的制度上的合法性、合規性來有效規制無論是對內還是涉外的網絡安全糾葛上的非法性、失范性。故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常態化的網絡安全制度建設,要努力緊跟瞬息萬變的網絡安全發展步調,與時俱進,從而牢牢把握住戰略主動權。這一點在中美網絡安全關系中已經得到了并將繼續得到反復的印證。

其二,所謂廣聚智,是指要盡可能廣泛地聚攏網絡安全相關領域的專業人才智力資源為我所用。有比較方有鑒別,觀過往能利未來。在這一點上,美國的一些網絡安全公司和智庫機構在思想創造、人才培育、產業延伸、輿情引導等方面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資源優勢與實踐經驗,特別是在奧巴馬政府時期表現得尤為突出。與之相比,中國在許多方面無疑都還處于后發位置,國內專業智庫整體發展狀況呈現出庫多智少,有名無實的虛假繁榮現象,具體到網絡空間安全領域來看目前仍大體停留在少數一些網絡安全公司及從業者不定期發布病毒分析報告、產業統計報表的水平,對國際話語權競爭上的貢獻度還比較低。

早在2014年,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就指出,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2016419日,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又明確提出,中國要維護網絡安全,就必須要在核心網絡技術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當前互聯網核心技術是我們最大的命門,核心技術受制于人是我們最大的隱患23]。2018420日至21日,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出席會議并發表了重要講話,強調必須敏銳抓住信息化發展的歷史機遇,主動參與網絡空間國際治理進程,自主創新推進網絡強國建設[24]。要想盡快改變所處的被動局面,唯有同樣以大量優質的網絡安全專業人才提供源源不斷的智力支持為堅強后盾。

回顧近10年中美在網絡安全領域的利益交匯處與矛盾爆發點,經濟網絡間諜問題無疑是其中的焦點之一,而這一棘手問題在未來數年中料將持續。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積極挑起中美經濟網絡間諜爭端有其深層考慮,既有維護美國企業利益的現實壓力,也是為了把握中美關系主動權,還包含維持網絡空間國際領導地位的戰略意圖。而作為一個具有重要影響力的網絡大國,中國在應對相關指責時的堅定立場無疑也促使了沖突升級25]。在商界摸爬滾打多年的特朗普總統對經濟事務自然有著更為真切的體悟,因此其對經濟網絡間諜問題或將更加敏感而傾向于采取強硬措施。隨著中國信息化程度進一步加深、中國企業海外拓展步伐進一步加快,中國同樣也將不得不面對嚴重的經濟網絡間諜問題。客觀來看,經濟間諜問題本就不只局限于中美之間存在,而日益演變成為一個全球性公共問題,需要國際社會共同來規制和防范。就諸如此類具體問題的脫困之道而言,中國也亟需不拘一格地聚合產、學、研、政府各界的網絡安全專業人才智力資源來集思廣益群策群力。

從技術人才儲備來看,為了應對日趨復雜的國際網絡安全形勢,除了不斷充實2011年設立的網絡藍軍以及2015年成立的戰略支援部隊等正規軍,還應繼續鼓勵和大力扶持奇虎360、啟明星辰、衛士通、安天等國內知名的網絡安全技術公司組成的預備役,助其相輔相成做大做強。此外,借鑒其他國家的軍民融合實踐經驗,2016年中國也開始在網絡安全領域探索網絡安全軍民融合的新思路,提出要統籌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加強軍地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的頂層設計和統籌協調,優化總體布局,并加強教育資源統籌,完善軍民融合的人才培養使用體系26]。這些不盡相同的技術發展路徑整體上順應了中國網絡安全事業的前進方向又各有目標側重,善加引導有望形成強大的合力。

從研究人才培育來看,為了維護網絡安全這一國家安全新的戰略制高點,我們需要構建全面的網絡安全專業人才培育系統,不僅要包括前邊提到的那些掌握過硬網絡安全本領的技術人才,而且還要包括那些精通多門通用外語、熟悉國際國內法律法規、擅長國際規則談判制定、了解國際政治經濟關系等等涉及網絡安全各個重要方向的研究人才。通過大膽嘗試改革研究人才培育模式,力爭培養出一批創新能力強、業務素質硬、政治靠得住的網絡安全研究人才,切實提升中國對外網絡安全話語的創造力、傳播力和影響力,從而更好地維護中國在網絡空間的合法權益。20156月,為了加快網絡空間安全高層次人才培養,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發布了《關于增設網絡安全一級學科的通知》,決定在工學門類下增設網絡空間安全一級學科,充分體現了國家對網絡安全人才培育的高度重視和迫切需求[27]。20163月,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協會(Cyber Security Association of ChinaCSAC)在京成立,系由中國國內從事網絡空間安全相關產業、教育、科研、應用的機構、企業及個人共同自愿結成的全國性、行業性、非營利性社會組織,旨在發揮橋梁紐帶作用,組織和動員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建設,為會員服務、為行業服務、為國家戰略服務,促進中國網絡空間的安全和發展28]。此外,一些政府部門及科研院所也建立了網絡安全相關的研究機構,尤其是2016年四川大學、北京郵電大學、暨南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科學院大學等紛紛成立了建制完整的網絡空間安全學院。也許這種一窩蜂式的做法免不了會事倍功半或走一些彎路,不過這些處于網絡安全專業人才培育鏈條上的各個樞紐節點,共同為網絡安全研究人才的集群成長筑就了比較寬闊的起飛平臺。

當前,無論是在網絡安全技術人才儲備上還是網絡安全研究人才培養上,中國都存在巨大的市場供需缺口,總需求量超過70萬人,并以每年1.5萬人的速度遞增,人才缺口巨大[29]。換言之,這也預示著還有非常大的挖掘空間亟待開發利用。20167月,中國發布了《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作為規范和指導未來10年中國信息化發展的一份綱領性文件,其中強調指出人才資源是第一資源,人才競爭是最終的競爭。要完善人才培養、選拔、使用、評價、激勵機制,破除壁壘,聚天下英才而用之30]。為此,有必要在政策、資金、人力、物力上繼續加大對網絡安全人才儲備和培育的支持力度,并通過國家網信部門發揮全局統籌作用,盡可能消除九龍治網、條塊分割的沉疴固疾,不斷優化整合中國的網絡安全專業人才智力資源配置,勇于試錯、允許失敗,以時間換空間,最終創設適宜的人才成長環境,催生有分量的智力產出。唯其如此,才有可能在未來中美網絡競爭合作乃至網絡空間全球治理中爭得與我國際地位相稱的話語權。

結語

隨著信息技術和網絡應用的進一步發展,尤其是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等理念的迅猛擴張,無形戰場上圍繞網絡空間戰略資源控制權、國際規則制定主導權的國家間競爭必將愈演愈烈,網絡空間安全博弈形勢正邁入一個群雄逐鹿、各懷其志的新常態。美國憑借其所占據的先天優勢在戰略、戰術層面頻頻出招,意在持續鞏固其網絡空間霸權地位;其他主要大國也紛紛發布網絡安全國家戰略,積極謀求其網絡空間主權利益最大化。面對網絡詐騙、網絡盜竊、網絡間諜以及網絡恐怖主義等層出不窮的網絡安全威脅,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絕對做到獨善其身,網絡安全已構成影響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問題之一,這也使得大國之間網絡安全博弈成為觀察大國戰略關系和國際安全局勢變幻的一個全新視角。

美國對網絡安全的高度重視主要體現在歷屆政府的網絡安全政策不斷強化逐步完善,基于對美國的網絡安全整體生態以及特朗普的個人性格偏好的綜合研判,特朗普政府的網絡安全政策走向或將表現出更為顯著的關注強度交易力度。近年來網絡安全問題在中美雙邊關系中日益凸顯,如何有效管控網絡安全分歧與沖突,以避免重蹈歷史上大國為爭奪戰略資源而展開軍備競賽陷入安全困境的覆轍,直接關乎中美新型國際關系的整體構建。特朗普政府的未來網絡安全政策調整可能會給中國帶來一些潛在的風險,經濟間諜問題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美國對中國綜合實力快速上升的焦慮和防范,類似矛盾糾葛有較大可能會繼續在特朗普總統任內反復發酵,誘發雙邊網絡安全關系緊張。我們應當放棄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對癥下藥,防患未然。為了有效應對特朗普政府對華網絡安全政策的可能風險,針對美國政府部門與專業社會機構的涉華政策運作模式,中國宜當速立制廣聚智雙管齊下,以長效性的制度建設和高質量的智力產出來贏得戰略主動權與國際話語權。

作為網絡空間領域最為舉足輕重的2個國家,良性競合的中美網絡安全關系建構乃是一項全局性、戰略性、前瞻性、長期性的系統工程。當前網絡空間全球治理進程正處在方向摸索與規則碰撞的歷史關頭,需要包括中美兩國在內的攸關各方努力尋獲彼此重大利益關切的最大公約數。考慮到特朗普政府的施政綱領尚未最終定型,還存有較大的政策不確定性,同時中國的內政外交政策在跨入新時代之后也將面臨一系列重大調整,因此未來中美在網絡安全空間里的博弈競合,仍有待持續的跟進觀察。

參考文獻

1he  White  House.  Presidential  executive order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American technology council EB/OL. 2017 2018-08-10.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05/01/presidential-executive-order-establishment-american-technology-council

2The White House. Presidential executive order on strengthening the cybersecurity of federal networks and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EB/OL. 2017 2018-08-10.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05/11/presidential-executive-order-strengthening-cybersecurity-federal

3The White House. A new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greatness—Budget of the U.S. government fiscal year 2018 EB/OL. 2017 2018-08-10.

https://www.whitehouse.gov/sites/whitehouse.gov/files/omb/budget/fy2018/budget.pdf

4The White House. Statement by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on  the  elevation  of  cyber  command EB/OL. 2017 2018-08-10.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08/18/statement-donald-j-trump-elevation-cyber-command

5 The White House.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proclaims October 2017 as national cybersecurity awareness month EB/OL. 2017 2018-08-10.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09/30/president-donald-j-trump-proclaims-october-2017-national-cybersecurity

6 The White House. A new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for  a  new  era  EB/OL.  2017  2018-08-10.

https://www.whitehouse.gov/articles/new-national-security-strategy-new-era/

7 The U.S. Senate. Daily digest EB/OL. 2017 2018-08-10.

https://www.congress.gov/crec/2017/01/05/CREC-2017-01-05-pt1-Pg D14.pdf

8 ]方興東, 陳帥. 辨析美國網絡安全戰略的錯誤抉擇——從勒索病毒反思美國網絡安全戰略[J. 汕頭大學學報: 人文社會科學版, 2017 (5): 12-19

9 The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2014 EB/OL. 2014 2018-08-10.

http://archive.defense.gov/pubs/2014_Quadrennial_Defense_Review.pdf

10]尹繼武, 鄭建君, 李宏洲. 特朗普的政治人格特質及其政策偏好分析[J. 現代國際關系, 2017 (2): 15-22

11Diamond  J,  Collinson  S.  Donald  Trump’s Foreign  Policy:  “America  First” EB/OL. 2016  2018-08-10.  http://edition.cnn.com/2016/04/27/politics/donald-trump-foreign-policy-speech/

12Lieberthal  K,  Singer  P.  Cybersecurity  and U . S . - C h i n a   R e l a t i o n s E B / O L .   T h e Brookings  Institution,  2012  2018-08-10.

https://www.brookings.edu/wp-content/uploads/2016/06/0223_cybersecurity_china_us_lieberthal_singer_pdf_english.pdf

13The Defense Science Board. Task force on cyber deterrence EB/OL. 2017 2018-08-10.

http://www.acq.osd.mil/dsb/reports/2010s/DSB-Cyber Deterrence Report_02-28-17_Final.pdf

14]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互聯網狀況白皮書[EB/OL.  (2010-06-08)  2018-08-10.

http://www.gov.cn/zwgk/2010-06/08/content_1622866.htm

15]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政府發表〈2010年中國的國防〉白皮書[EB/OL. (2011-03-31)  2018-08-10.

http://www.gov.cn/jrzg/2011-03/31/content_1835289.htm

16]新華社.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EB/OL.  (2014-02-28)  2018-08-10.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0227/c70731-24486583.html

17]新華社.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主席令第二十九號)EB/OL.  (2015-07-01)  2018-08-10.

http://www.gov.cn/zhengce/2015-07/01/content_2893902.htm

18]新華社習近平在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EB/OL. (2015-12-16) 2018-08-10.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2/16/c_1117481089.htm

19]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EB/OL. (2016-11-07) 2018-08-10.

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6-11/07/content_2001605.htm

20]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國家網絡空間安全戰略[EB/OL. (2016-12-27) 2018-08-10.

http://www.cac.gov.cn/2016-12/27/c_1120195926.htm

21]新華社. 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戰略[EB/OL. (2017-03-01) 2018-08-10.

http://news.xinhuanet.com/2017-03/01/c_1120552767.htm

22]居夢. 論網絡空間國際軟法的重要性[J. 電子政務, 2016 (8): 34-35

23]新華社習近平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EB/OL. (2016-04-19) 2018-08-10.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19/c_1118670958.htm

24]新華社. 習近平出席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EB/OL. (2018-04-21) 2018-08-10.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18-04/21/c_1122720038.htm

25]汪曉風. 中美經濟網絡間諜爭端的沖突根源與調適路徑[J. 美國研究, 2016 (5): 85-110

26]新華社. 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印發《關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意見》[EB/OL. (2016-07-21) 2018-08-10.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7/21/c_1119259282.htm

27]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國務院學位委員會  教育部關于增設網絡空間安全一級學科的通知[EB/OL. (2015-06-11) 2018-08-10.

http://www.moe.edu.cn/jyb_xxgk/moe_1777/moe_1778/201511/t20151127_221423.html

28]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協會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協會簡介[EB/OL2018-08-10.  https://www.cybersac.cn/News/get News Detail/id/86/type/2

29]中新網. 專家: 我國網絡安全專業人才缺口達70萬 每年遞增1.5萬人[EB/OL. (2017-02-28) 2018-04-12.

http://www.chinanews.com/cj/2017/02-28/8162018.shtml

30]新華社. 授權發布: 中共中央辦公廳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EB/OL. (2016-07-27) 2018-04-12.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6-07/27/c_1119291902.htm

【檀有志,教授,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系主任,兼外交學系主任,主要研究方向為網絡空間治理和公共外交。本文原載《信息安全研究》201810月】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北京市趙曉魯律師事務所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1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