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發展戰略 > 閱讀信息
吳銘:市場主權損傷過程及挽救對策
點擊:  作者:吳銘    來源:產業人網  發布時間:2018-10-05 15:41:27

  

說明:解剖一下“出租車”市場這只麻雀,借以理解“市場主權”這個概念,以及市場經濟中的大資本吃掉小資本的規律。當初寫這篇文章時,只是意識到了這種出租車企業的不安全,沒有想到,還真的出了命案。

 1.webp (14).jpg

    

 

    約三年前,中國TEXI市場與D-D、油步之間的矛盾斗爭已經告一段落:DD和優步經過一翻不為人知的折騰,終于獲全勝、如愿以償,取得在中國的合法存在和出租車市場占有,即,這個由不明外-資控制的所謂私-有企業。可以想見,這個市場份額一定會越來越大,直到最終把傳統的出租車業的民族資本完全擠跨。聯想一下中國交警半夜三更打擊黑出租的積極性,不難想象,小柳姐姐能量之大,便是政-權也懼其三分。

 

 “黑車”叫作擾亂市場,難道“弟弟”“優步”就不叫擾亂市場?

 

  個體“黑車”不安全,難道“弟弟”“優步”就安全?(這是當年的原文,沒想到真的會出人命)

 

  “黑車”有這樣那樣的毛病,需要警察叔叔夜半出擊,難道“弟弟”“優步”就沒有?

 

  如果誰還不明白什么叫市-場-主-權,那就該去問問中國的那些老的出租車公司,當他們的市場禁臠被別人撕走大塊后,心里是什么苦楚。再想想當初交警叔叔忠心耿耿地半夜三更禁“黑-車”時,肉食者對你們是多么偏愛,你們是多么高興和滿足。而今天,當肉食者不再保護你們的出租汽車市場時,你們又是多么灰心喪氣卻又無可奈何!

 

  “DD”的終極公司是一家注冊在開曼群島的離岸公司“小-桔-快智”。“DD”股-權結-構復雜,但是,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中國投資,如中——國+人)壽等。可以說,“DD”混合資本是外資主導的含有中國投資的資本。其中的中國投資,性質當屬買-辦資-本。

 

  也就是說,DD搶占中國民-族出租車市場奶酪,是外資在買-辦資-本協助下,對民-族資本-獨家市-場和利益的一次有織組的威脅、侵占,它順利獲得最終的巨大勝利。回顧一下,當老出租汽車公司這種曾經高貴的民-族資-本面臨這種侵略時,淚水汪汪地向政府乞助,要求保護咱們的共同奶酪,但,最終如人老珠黃的女人一樣,被肉食者這個負心人狠心地拋棄了。只能獨自哭泣,別無辦法,“商人重利輕離別”呀!

 

  我個人主張經濟主權、市場主權、金融主權,直接維護的還不是工人、農民工的利益,而是民族資資產階級的利益!雖然,民族資產階級非常討厭我,他就是那么不知好歹、不辯是非、不分忠奸。我覺得,民族資本應該是最主張維護經濟主權、或者市場主權的。如果吃肉者有經濟市場金融主權意識,那么,外資也很難擠占中國的出租車業市場,出租車業的民族資本還會繼續獨享壟斷、實質是國家政權對經濟市場主權的保護而帶來的獨家利潤!

 

    但是,民族資本卻沒有主張保護市-場主-權,沒有反對外資的侵入,實際是沒有能力抵擋外資對市-場主-權的侵蝕,權力也沒有幫助它維護這個市場主權。我想,在當前深開化放的社會思想輿論環境中,政權和國有資-本甚至不會意識到市主場主權的存在和意義,當然也不可能義正詞嚴、理所當然地捍衛這個主權。也就是說,在權力根本沒有意識當然也不會保護經主濟權、市主場權甚至還以出賣這個主權為“先進”的經濟思想輿論之下,民資要么投降外資,如中國人壽那樣,充當買-辦、為虎作倀,擠占純屬民族資本的空間,最終是“兔死狗烹”的命運;要么,接受改編,坐等外資和買辦資本聯合起來將自己的利益全部拿走。兩者沒有本質區別,無非是早死晚死而已。

 

  猛回頭,當初出租汽車公司發展的歷史,即這個領域的民間資本的發家史,也是出個體戶租汽車的淚血史。最早的出租車并不是公司式經營,而是個體戶經營。如果大家有記憶,應該知道,80年代的中國改革對于個體戶是多么鼓勵和關照。

 

  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后,隨著出租車市場不斷擴大,此行業相對很高利潤引起了國內其他資本的垂涎:它要獨吞這蛋糕!為此,就必須把已經存在的和潛在的個體戶徹底消滅!于是,在與肉食者一翻得得得得后,打著“公司化經營”旗號進行的出租車市場革新粉抹登臺。據有關資料,某大城市對出租車行業實施“特-許-經-營”,理由是規范管理,政府將經營權無償向市場配置——實質是向民族資本配置,剝奪個體人在出租車已經取得的市場運營權利,只特許一些新成立的公司來經營,絕大多數出租車司機不得不受雇于這些公司、受其榨剝。在某最大都市6萬多輛出租車中,個體經營牌照僅有千輛,再想申請幾乎不可能。也就是說,出租車行業的民營資本已經將出租行業視為自己的一塊禁區,誰也莫想再分其羹。這時,民資本與肉食者聯合起來,共同壓榨出租車司機-本質是工人階-級,禁止現實的和潛在的個體戶小資產分享這個市場利益。所謂的“特許經營”,本質無非是權與資的勾結以便獨享市場而已。

 

  當初,曾經大力鼓勵個體出租車經營的,已經將出租車企業作為了“新歡”。個體戶因為繳稅太小、微不足道,人老珠黃,已經被負心漢給拋棄或者說被出租車行業的民族資本擠得不允許生存了。

 

  這種從對個體經營“寵愛”到“拋棄”,活脫脫體現了一種邏輯:大魚吃小魚,肉食者只為大魚服務,必然喜新厭舊,拋棄小的。也就是說,他是按照“利潤”邏輯,來推進“市場特許”“公司化”的。

 

  這個邏輯一經確立,就意味著,公司化的民族資本,盡管此時得到萬千寵愛,如果更大資本試圖進入行業時,肉食者就要再結新歡。這就決定著,資本邏輯也就是市場邏輯之下的權與民資的這段恩受,必然是茍且露水夫妻,是走不遠的,就如當初權力與出租車個體戶曾經的“恩愛”一樣。這意味著,今天的小DD必然取而代之。

 

  作為政府改革后的第一任合法妻子——出租車個體戶小資產,當受到試圖染指出租車行業利益的較大的資本時,政府并沒有保護它的這個結發妻子,并沒有想到把出租車管理起來、搞集體所有制經營,而是馬上拋棄了這個妻子,與大資本結成了新歡。想想,那些不要集體所有制,一意孤行地搞個體戶小私有制并被當時的權力鼓勵和保護的人們,你們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僅僅做了十八天的夫妻,卻要守十八年寡、受十八年的罪,也夠可憐的。

 

  但是,出租車個體戶僅是受這個罪的第一位怨婦。

 

  第二位怨婦,便是公司化經營后的出租車公司,典型的民資,具有兩面性:一方面,剝削性,它搶奪個體戶出租車的奶酪,并持續壓榨剝削所招收的司機師傅,禁止新個體戶進入這個出租行業,體現資本的壓迫剝削一面;另一方面,反抗性,當更大資本——國際壟斷資本(小柳)覬覦中國市場時,這個出租車領域的民族資本便馬上生出對抗情緒!誰不反對小三呢?即使是轉正后的小三,也還是反對新小三的。這體現了對外-資、更多大資本反抗的一面,當然這個反抗是非常懦弱的,是不徹底的,是注定要失敗的。起初,為保護自己獨占出租車市場利益,出租車民間資本勾結肉食者或者權,主導成立了具有民族主義色彩的出租車資本企業,對于“黑車”——也就是潛在的個體戶出租車——進行無情打擊,從法律、政策等方面,對那些企圖從出租車領域討碗飯吃下層人,使出了霹靂手段。還記得警察深更半夜查黑車嗎?還記得個體戶想申請經營出租車有多難嗎?還記得寧波象山的出租車司機的“一路哭”嗎……實際是禁止個體經營,阻止其分享民營資本眼里的奶酪。

 

  傳說,有一個說法叫與民爭利,難道“公司化經營”就不叫做與民爭利?

 

  傳說,有一個說法叫做市場機制,難道個體戶經營出租車就不叫市場機制?

 1.webp (15).jpg

 

  “弟弟”“優步”來了。

 

  這是由不明外資和內部買辦聯手打造的、穿著“互聯+”這種時髦外衣的“新美人”,系出名門,實力強大、出手闊綽、體態輕盈,要多美有多美。這樣的“麗人”,特能攝人魂魄。正獨享出租車市場紅利、守著負心漢過日子、不思進取、人老珠黃的民-族資本,一下子就遇到了新“小三”:她經過一翻哭鬧之后,不得不接受現實:權力、勢力——這個負心漢老公跟著“D-D”“優步”跑了,留下她獨守空房、暗自垂淚,錢包越來越癟,錢盡人亡。當年搶個體戶飯碗,今天自己飯碗又被新歡搶走,出租車市場上又一次上演了大魚吃小魚的活劇。

 

  這時候作為出租行業的民族資本,只能與外資“滴滴”“優步”共事一夫。當然,他們恐怕還要負責為外資“洗腳”之類的粗活,實際上成了個供外資驅使的丫環,逐漸地完全地向外資讓出整個出租車市場。

 

  還不光如此,因為人家勢力強大,恐怕,連喜新厭舊的改-革,最終也要成為外資的“丫環”呢,“負心漢”最終將受到外資這個惡婆娘的長期虐待!前段時間,連起兩場命案,可是,人家連警察叔叔也不放在眼里。所以,個體戶小、民資,不要太傷心,“負心漢”總要受到報應。但是,很不幸,最終結果卻是民資與權力“玉石俱焚”。相信,當對中國出租車市場的控制完成后,如中國人壽之類的買辦資本的利用價值也就沒有了,應該也被外資消滅,不允許其在中國出租車市場分一杯羹。

 

    你千萬不要小看小柳家父女的超高能力和雄心壯志!

 

  最近,看到鹽業由國家專營到“開放市場”即私營的改革,特別是美國的資本馬上就侵入來了。其背后和將來的事故,與出租車行業的沿革應該完全一樣。

 

  相信,如此故事當絕不僅僅發生在出租車和鹽業領域。只不過是由全民所有制即國營企業到民族資本、或者個體戶小資本的倒退,最后大家都被外資吞并。這不是什么體制機制問題,這是政權奉行的資本邏輯的問題。

 

  綜上所述,途徑如下:其一,個體資本被民營資本(因為多有官家背景,所以也是官家資本),而官家資本在改開、經濟主權淪喪的環境下,不得不讓利于外部資本,最終,民資全面萎縮。其二:國營企業→國有企業→私企(私有資本)→外資并購,從國營到國有再到私有,是所有權改變,而從私有到外資并購,則是經濟主權變化,即:當國營企業被改革成“私企”時,它就由社會主義企業,變成了民資企業,相應地,推動這個改革的政策,也就成了“負心漢”政策,即具備了買-辦性質,在外資欲吞并民族資本時,它不會也根本意識不到,其有義務和權力對民族資本提供主權保護,反而認為這種對經濟主權的吞并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表現,是“與國際接軌”的重要表現,是“引進國際戰略投資”的重要內容,是“世界經濟一體化”的表現,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先進思想。不難看出:從國營向國有、向民營化、向私有化改變的進程,實質是接受外資并購的準備階段,是為經濟殖民化掃清障礙。而民資、私資在沒有政權提供的經濟主權保護的前提下,是必然要迅速退出中國經濟、市場舞臺的。

 

     前幾天,我的幾位民族資本家朋友,對外資進入中國金融機構不加限制,非常歡呼,他們不知道,外資進入中國金融,就意味著他們的死亡之期到了。我不知道,他們面對死亡時,怎么就那么高興?

 

     傳說,警察叔叔夜半打擊黑車,難道“DD”最初不是黑車?

 1.webp (16).jpg

 

  挖苦一下嫌貧愛富的資本邏輯和“負心漢”,還有個體戶及民資企業,出一口惡氣。但我并非僅為了挖苦、僅為了出這口惡氣,關鍵還是要解決問題,即解決個體戶、民族資本還有這個負心漢喜新厭舊問題,畢竟,這些問題都攸關中國的社會主義經濟,攸關包括小資本、民族資本在內的廣大中國人民的生計,攸關中華民族的生死存亡。因為經過這么多年折騰,大家都受了罪,應該明白些事理了。所以,工作應該好做些了。總結一下歷史,目的在于找出路,而不在于批評、罵人。

 

分析一下各種資本的性質:個體戶是小資產階級,出租車資本是帶有官僚背景的民族資產階級,如中國人壽之類與外資合資的資本,是買辦資本勢力,也可能可以算為一個買辦資產階級,比如柳家父女,而注冊在開曼群眾的離岸資本,是外資,底細我們不清楚,但絕對不是開曼群島的資本。從資本的嗜利性看,無論是個體戶小資本,民族資本還是買辦資本,都是外資侵占中國市場、實現對中國經濟徹底殖民化的工具,“螳螂撲蟬,黃雀在后”,最終都被外資清除出中國這個大市場。

 

  如何應對這種必敗的局面?

 

  一是必須樹立經濟、市場主權意識。出租市場的演變雄辯地表明,走上資本主義道路,就是走上了殖民地的道路。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原本我們只以為是宣傳、口號,沒有實質意義。現在,出租車的經歷表明,這不是簡單的宣傳,而是活生生的冷酷的現實。資本是無祖國的,資本只關心利潤,為了利潤可以不擇手段,經濟主權、市場主權在他們眼中一文不值。但是,由資本市場競爭的慘酷性,資本特別是民族資本,是很需要政策保護的。政權對民族資的保護,就是經濟主權的體現!

 

    為了避免民族產業的進一步淪陷,現階段必須對外資的進入采取極嚴格的限制措施。

 

  二是必須破除資本邏輯即利潤邏輯。政權應該保護民族利益,但也要保護個體戶的利益。從當前的情況來看,短時間內完全消除是有些難度的,也不利于團結。“減租減息”行不行?也就是壓縮一下壟斷性的民族資本的贏利空間,同時,組建相關行業的集體所有制企業,降低運營成本和利潤,讓利于司機師傅,讓利于個體經營者。

 

  三是嚴厲打擊對國營企業的資本化、私有化行為。這種做法實質是出賣中國經濟主權的買辦行為,這些人有意無意地充當了經濟領域的偽軍。可能那些對國企“MBO”的人并沒有這種想法,認識不到其后果,但是,實質上卻做了外資的幫兇,是為虎作倀。必須采取金融、經濟、行政的辦法,用國有資金、以適當的價格收回被私有化的國有企業、私人擁有的股權。

 

  四是必須禁止中國民族資本與外資聯合并購中國國有、私有企業。實質是阻止民族資本的買辦化。已經私有化的企業,應該用適當的方式回歸國家化;制止私有資本參股并購國有企業。同時,禁止國有資本、私人資本與外資聯合參股并購國有企業、私有大型企業。

 

  五是必須組織個體經營為集體經營。這是走向公有制的重要一步。我相信,通過出租車個體戶的這個經歷,大家應該明白,靠小資本是無法立足的。只有采取集體經營并向全民所有制過渡的方式,才符合勞動人民群眾的長遠利益和總體利益。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北京市趙曉魯律師事務所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咨詢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1软件